齐天大圣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许盛,兖人,从兄成贾于闽,货未居积。客言大圣灵著,将祷诸祠。盛未知大圣何神,与兄俱往。至则殿阁连蔓,穷极弘丽。入殿瞻仰,神猴首人身,盖齐天大圣孙悟空云。诸客肃然起敬,无敢有惰容。盛素刚直,窃笑世俗之陋。众焚奠叩祝,盛潜去之。
 
既归,兄责其慢。盛曰:“孙悟空乃丘翁之寓言,何遂诚信如此?如其有神,刀槊雷霆,余自受之!”逆旅主人闻呼大圣名,皆摇手失色,若恐大圣闻。盛见其状,益哗辨之,听者皆掩耳而走。至夜,盛果病,头痛大作。或劝诣祠谢,盛不听。未几,头小愈,股又痛,竟夜生巨疽,连足尽肿,寝食俱废。兄代祷,迄无验。或言:神谴须自祝。盛卒不信。月馀,疮渐敛,而又一疽生,其痛倍苦。医来,以刀割腐肉,血溢盈碗。恐人神其词,故忍而不呻。又月馀,始就平复,而兄又大病。盛曰:“何如矣!敬神者亦复如是,足征余之疾,非由悟空也。”兄闻其言,益恚,谓神迁怒,责弟不为代祷。盛曰:“兄弟犹手足。前日支体糜烂而不之祷,今岂以手足之病,而易吾守乎?”但为延医剉药,而不从其祷。药下,兄暴毙。
 
盛惨痛结于心腹,买棺殓兄已,投祠指神而数之曰:“兄病,谓汝迁怒,使我不能自白。倘尔有神,当令死者复生,余即北面称弟子,不敢有异辞,不然,当以汝处三清之法,还处汝身,亦以破吾兄地下之惑。”至夜,梦一人招之去,入大圣祠,仰见大圣有怒色。责之曰:“因汝无状,以菩萨刀穿汝胫股,犹不自悔,啧有烦言。本宜送拔舌狱,念汝一生刚鲠,姑置宥赦。汝兄病,乃汝以庸医夭其寿数,于人何尤?今不少施法力,益令狂妄者引为口实。”乃命青衣使请命于阎罗。青衣白:“三日后,鬼籍已报天庭,恐难为力。”神取方版,命笔,不知何词,使青衣执之而去。良久乃返,成与俱来,并跪堂上。神问:“何迟?”青衣白:“阎摩不敢擅专,又持大圣旨上咨斗宿,是以来迟。”盛趋上拜谢神恩。神曰:“可速与兄俱去。若能向善,当为汝福。”兄弟悲喜,相将俱归。醒而异之。急起启材视之,兄果已苏,扶出,极感大圣力。盛由此诚服信奉,更倍于流俗。而兄弟赀本,病中已耗其半,兄又未健,相对长愁。
 
一日,偶游郊郭,忽一褐衣人相之曰:“子何忧也?”盛方苦无所诉,因而备述其遭。褐衣人曰:“有一佳境,暂往瞻瞩,亦足破闷。”问:“何所?”但云:“不远。”从之。出郭半里许,褐衣人曰:“予有小术,顷刻可到。”因命以两手抱腰,略一点首,遂觉云生足下,腾踔而上,不知几百由旬。盛大惧,闭目不敢少启。顷之曰:“至矣。”忽见琉璃世界,光明异色,讶问:“何处?”曰:“天宫也。”信步而行,上上益高。遥见一叟,喜曰:“适遇此老,子之福也!”举手相揖。叟邀过诸其所,烹茗献客,止两盏,殊不及盛。褐衣人曰:“此吾弟子,千里行贾,敬造仙署,求少赠馈。”叟命僮出白石一柈,状类雀卵,莹澈如冰,使盛自取之。盛念携归可作酒枚,遂取其六。褐衣人以为过廉,代取六枚,付盛并裹之,嘱纳腰橐。拱手曰:“足矣。”辞叟出,仍令附体而下,俄顷及地。盛稽首请示仙号,笑曰:“适即所谓筋斗云也。”盛恍然,悟为大圣。又求祐护,曰:“适所会财星,赐利十二分,何须他求。”盛又拜之,起视已渺。既归,喜而告兄。解取共视,则融入腰橐矣。后辇货而归,其利倍蓰。自此屡至闽,必祷大圣。他人之祷,时不甚验,盛所求无不应者。
 
异史氏曰:昔士人过寺,画琵琶于壁而去,比返,则其灵大著,香火相属焉。天下事固不必实有其人,人灵之,则既灵焉矣。何以故?人心所聚,而物或托焉耳。若盛之方鲠,固宜得神明之佑,岂真耳内绣针,毫毛能变,足下筋斗,碧落可升哉!卒为邪惑,亦其见之不真也。
 
【翻译】
 
许盛是衮州府人,跟着哥哥许成到福建做生意,货物没有备齐。有客人说大圣很灵验,准备到祠庙去祈祷。许盛不知道大圣是何方神圣,便和哥哥一同前往。到了祠庙,只见殿阁相连,极其宏大壮丽。他们进殿瞻仰,见神像长着猴头人身,原来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众客人都肃然起敬,没人敢流露出萎靡不振的神情。许盛生性刚直,暗自笑话世俗之人的浅陋。众人焚香祭拜祷告,而许盛却悄悄地溜走了。
 
回来以后,哥哥责怪他轻慢了神灵。许盛说:“孙悟空是丘处机写的寓言,为什么要对他如此忠诚信仰呢?如果他真有神灵,不管是刀砍雷劈,我都心甘情愿地接受!”旅店的主人听他直呼大圣的名字,都吓得变了脸色,连连摆手,好像生怕大圣听到似的。许盛一见他们这副样子,更加大声地辩论起来,听的人都捂着耳朵走开了。到了半夜,许盛果然生病了,头疼得很厉害。有人劝他到齐天大圣庙去谢罪,许盛不听。不一会儿,头疼好些了,但大腿又疼了起来,一夜过去,竟然生了一个大毒疮,连脚都肿了,吃不下饭,睡不下觉。哥哥代他去祷告,但没有效果。有人说:如果遭受责罚,必须亲自去祷告才行。许盛始终不相信。过了一个多月,毒疮渐渐收敛了,但又长出一个来,而且更加痛苦。医生来用刀割掉腐烂的肉,血流了满满一碗。他怕人家再夸大说他不敬神惹出病来,就故意忍着不大声呻吟。又过了一个多月,疮才平复下去,但是他哥哥又生了大病。许盛说:“为什么要这样!对神恭敬的人也会得病,这足以证明我的病并不是因孙悟空而起。”哥哥听他这么说,更加生气,责怪弟弟不替他去向神祷告。许盛说:“兄弟如同手足。前段时间我肢体糜烂都没有去祷告,怎么能因为现在‘手足’有病,而去改变我的操守呢?”于是,他只是替哥哥请来医生开了药,而没有听他的话去祈祷,哥哥服下药却突然死掉了。
 
许盛心中十分惨痛,买口棺材安葬了哥哥,然后他就前往祠庙,指着齐天大圣像数落道:“我的哥哥生病,说是你迁怒的原因,弄得我不能辩白。如果你真有神灵,能让他死而复生,我就拜你为师,绝不敢说二话,不然的话,就用你在车迟国惩处三清的方法来对付你,把你的神像推翻,也好解除我哥哥在地下的疑惑。”到了夜里,许盛梦见一个人招呼他,来到了大圣祠,他抬头看见大圣脸上有怒色。大圣斥责他道:“因为你无礼,所以用菩萨刀穿透你的小腿,但是你不仅不幡然悔悟,还说出许多闲话。本来应该将你送到拔舌狱去,但念你一直刚直不阿,姑且宽恕了你。你哥哥生病,是你自己请来庸医,使他折寿而死,与别人有什么关系?今天不施展一点儿法力让你看看,只怕更会让那些狂妄的人引为口实。”于是命令青衣使者去阎罗府请命。青衣使者禀告说:“人死了三天后,鬼籍就上报到了天庭,恐怕无力回天了。”齐天大圣取过一块方板,在上面写字,不知写了些什么,让青衣使者拿着去了。过了好久,青衣使者才回来,许成和他一起来到,双双跪倒在大堂上。齐天大圣问道:“为什么回来晚了?”青衣使者禀告道:“阎罗也不敢擅自做主,又拿着大圣的圣旨上天去向南斗、北斗请示,所以回来晚了。”许盛急忙上前行礼,感谢大圣的恩德。齐天大圣说:“赶快和你哥哥回去吧。如果你能一心向善,我会赐福给你的。”兄弟俩悲喜交加,互相搀扶着回去了。许盛一觉醒来,感到很奇怪。他急忙起身,打开棺材一看,只见哥哥果然已经苏醒了,便将他扶出来,心中深深感到大圣的法力无边。从此,许盛对大圣心悦诚服,比平常人还要信奉大圣。但是,兄弟二人做生意的本钱因为生病已经损耗了一半,而且哥哥的病还没有痊愈,因此二人常常面对面地发愁。
 
一天,许盛偶然到城外游玩,忽然一个穿着褐色衣服的人看着他说:“你有什么忧愁呀?”许盛正苦于无处诉说,便详细地叙述了一番自己的遭遇。褐衣人说:“有一处好地方,你可以暂且去看看,倒也足以解闷。”许盛问道:“是什么地方?”褐衣人只是说:“不远。”许盛便跟着他走。出城大约半里多地,褐衣人说:“我会点儿小法术,顷刻之间就能到。”于是让许盛用两手抱住他的腰,稍微一点头,只觉得脚下生云,腾跃而上,不知道飞出去几百千里。许盛十分害怕,闭着眼睛一点儿也不敢睁开。不一会儿,褐衣人说:“到了。”许盛睁开眼睛,忽然看见一片琉璃世界,到处发出神奇的光彩,不由惊讶地说:“这是什么地方?”褐衣人说:“是天宫。”两人信步走去,只觉得越走越高。远远看见一位老者,褐衣人高兴地说:“恰好遇上这位老者,真是你的福气啊!”便举手向老者行礼。老者邀请他们前往他的住处,煮茶献客,但是只端上来两盏茶,竟然没有许盛的。褐衣人说:“这是我的弟子,不远千里来做买卖,诚心诚意地来仙署拜访,请求给他少许馈赠。”老者让小僮取出一盘白石,样子像雀蛋,晶莹透澈如冰,让许盛自己拿。许盛想带回去可以当酒筹,便拿了六个。褐衣人认为许盛过于客气,就替他又取了六个,交给许盛一并裹起来,嘱咐他放到腰包里,然后拱拱手说:“足够了。”说完,向老者告辞出来,仍旧让许盛抱着他的腰,不一会儿就落到了地上。许盛向他行礼,请教他的仙号,褐衣人笑着说:“刚才翻的就是所谓的筋斗云啊!”许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褐衣人就是齐天大圣。他又请求大圣保佑他,大圣说:“刚才见到的是财星,已经赐给你十二分的利,你还要求什么?”许盛又向他行礼,起身再看,大圣已经无影无踪了。许盛回到店里,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哥哥。他解下腰包和哥哥一起观看,发现白石已经融入腰包了。后来,他们用车拉着货回到家乡,果然获得了好几倍的利。从此以后,许盛每次到福建,必定要去向大圣祈祷。别的人祈祷时常不怎么灵验,而许盛所求的无不应验。
 
异史氏说:从前,有个书生经过一座寺庙,在墙上画了一只琵琵后离去了,等他回来时,发现人们都说琵琶特别灵验,寺庙的香火非常旺盛。天下的事情,本来就不必确有其人,人们认为灵验,就是灵验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人们心里都这么想,神灵就有可能依托了。像许盛这样方正刚直的人,本来就应该得到神明的保佑,那里真的会有耳朵里藏绣花针,拔根毫毛就可以变化,脚下翻个跟头就能飞上青云的齐天大圣呢!可许盛后来为邪术迷惑,可见他并没有真正坚持自己的信仰操守。
 
【点评】
 
这是一篇有关《西游记》中孙悟空在福建的传说。从这个传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明清之际,《西游记》在南方的传播比北方要广泛而深入。关于《西游记》的作者,渊博如蒲松龄,当时还认为其作者不是吴承恩,而是“丘翁之寓言”。故事虽然荒诞,却也可以当做《西游记》传播史料来看。
 
本篇由两个小故事组成:前一个小故事写许盛对于孙悟空信仰由不以为然到心服口服;后一个小故事写许盛跟随孙悟空来到天上,财星赐给他十二个小石子,也就是“赐利十二分”。从后面的“异史氏曰”看,蒲松龄不过借用孙悟空的由头来编造自己的故事,他本人并不相信什么齐天大圣,也不相信疾病的发生是不敬神灵造成的,更不相信财星赐利的说法——“天下事固不必实有其人,人灵之,则既灵焉矣。何以故?人心所聚,而物或托焉耳。”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