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木匠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抚军周有德,改创故藩邸为部院衙署。时方鸠工,有木作匠冯明寰直宿其中。夜方就寝,忽见纹窗半开,月明如昼。遥望短垣上,立一红鸡,注目间,鸡已飞抢至地。俄一少女露半身来相窥。冯疑为同辈所私,静听之,众已熟眠。私心怔忡,窃望其误投也。少间,女果越窗过,径已入怀。冯喜,默不一言,欢毕,女亦遂去。自此夜夜至。初犹自隐,后遂明告。女曰:“我非误就,敬相投耳。”两人情日密。既而工满,冯欲归,女已候于旷野。冯所居村,离郡固不甚远,女遂从去。既入室,家人皆莫之睹,冯始知其非人。迨数月,精神渐减,心益惧,延师镇驱,卒无少验。一夜,女艳妆来,向冯曰:“世缘俱有定数,当来推不去,当去亦挽不住。今与子别矣。”遂去。
 
【翻译】
 
山东巡抚周有德把前明藩王的王宫改建为巡抚衙门。当时正在招集工匠,有个叫冯明寰的木匠在里面值班。一天晚上,他刚要睡觉,忽然看见一扇花纹格子的窗开了一半,皎洁的月光亮如白昼。他远远望去,只见短墙上站着一只红鸡,正在凝神观看,那红鸡已经飞落到地上。过了一会儿,一位少女从窗外露出半个身子向屋里窥视。冯木匠以为是同伴的相好,就静静地细听,发现同伴已经睡熟了。他心里怔忡乱跳起来,暗自希望那少女会误入他的房间。工夫不大,少女果然跳窗进来,径直扑到他的怀中。冯木匠大喜,一句话也不说,两人交欢完毕,少女也就走开了。从此以后,那少女每天晚上都来。开始,冯木匠还躲躲闪闪,后来就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她。少女说:“我不是误入你的房间,是真心诚意地来投奔你。”两个人的关系日益密切。不久,工期满了,冯木匠准备回家,少女已经在旷野等候他了。冯木匠住的村子离府城本来就不是很远,少女就跟他一起回去了。少女进到屋子里,冯木匠的家人们都看不见,他这才知道这少女不是人。又过了几个月,冯木匠的精神日渐衰减,心中更加害怕起来,便请来法师镇妖驱鬼,但是没有一点儿效果。一天夜里,那少女浓妆艳抹地来了,对冯木匠说:“世上的缘分都有定数,该来的推辞不掉,该走的想留也留不住。我今天就是来和你告别的。”说完,就走了。
 
【点评】
 
这是一篇写鸡妖和人的婚恋,简率突兀,忽然而来,忽然而去。故事的开端似乎颇为有力,很有意境,但接下来的情节平淡无奇,失去了发展的张力,只是用“世缘俱有定数,当来推不去,当去亦挽不住,今与子别矣”迅速结尾。就故事结构而言,本篇与卷三的《犬灯》颇为近似,只是叙述一个下层人物偶然艳遇妖精,缘起结合,缘尽分手的平庸故事而已。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