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巾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

【原文】
 
常大用,洛人,癖好牡丹。闻曹州牡丹甲齐、鲁,心向往之。适以他事如曹,因假搢绅之园居焉。而时方二月,牡丹未华,惟徘徊园中,目注句萌,以望其拆。作《怀牡丹》诗百绝。未几,花渐含苞,而资斧将匮,寻典春衣,流连忘返。
 
一日,凌晨趋花所,则一女郎及老妪在焉。疑是贵家宅眷,亦遂遄返。暮而往,又见之,从容避去。微窥之,宫妆艳绝。眩迷之中,忽转一想:此必仙人,世上岂有此女子乎!急返身而搜之,骤过假山,适与妪遇。女郎方坐石上,相顾失惊。妪以身幛女,叱曰:“狂生何为!”生长跪曰:“娘子必是神仙!”妪咄之曰:“如此妄言,自当絷送令尹!”生大惧。女郎微笑曰:“去之!”过山而去。生返,不能徙步,意女郎归告父兄,必有诟辱之来。偃卧空斋,自悔孟浪。窃幸女郎无怒容,或当不复置念。悔惧交集,终夜而病。日已向辰,喜无问罪之师,心渐宁帖。而回忆声容,转惧为想。如是三日,憔悴欲死。秉烛夜分,仆已熟眠,妪入,持瓯而进曰:“吾家葛巾娘子,手合鸩汤,其速饮!”生闻而骇,既而曰:“仆与娘子,夙无怨嫌,何至赐死?既为娘子手调,与其相思而病,不如仰药而死!”遂引而尽之。妪笑,接瓯而去。生觉药气香冷,似非毒者。俄觉肺鬲宽舒,头颅清爽,酣然睡去,既醒,红日满窗。试起,病若失,心益信其为仙。无可夤缘,但于无人时,彷彿其立处、坐处,虔拜而默祷之。
 
一日,行去,忽于深树内,觌面遇女郎,幸无他人。大喜,投地。女郎近曳之,忽闻异香竟体,即以手握玉腕而起,指肤软腻,使人骨节欲酥。正欲有言,老妪忽至。女令隐身石后,南指曰:“夜以花梯度墙,四面红窗者,即妾居也。”匆匆遂去。生怅然,魂魄飞散,莫能知其所往。至夜,移梯登南垣,则垣下已有梯在,喜而下,果见红窗。室中闻敲棋声,伫立不敢复前,姑逾垣归。少间,再过之,子声犹繁。渐近窥之,则女郎与一素衣美人相对着,老妪亦在坐,一婢侍焉。又返。凡三往复,三漏已催。生伏梯上,闻妪出云:“梯也,谁置此?”呼婢共移去之。生登垣,欲下无阶,恨悒而返。
 
次夕复往,梯先设矣。幸寂无人,入,则女郎兀坐,若有思者。见生惊起,斜立含羞。生揖曰:“自谓福薄,恐于天人无分,亦有今夕耶!”遂狎抱之。纤腰盈掬,吹气如兰。撑拒曰:“何遽尔!”生曰:“好事多磨,迟为鬼妒。”言未及已,遥闻人语。女急曰:“玉版妹子来矣!君可姑伏床下。”生从之。无何,一女子入,笑曰:“败军之将,尚可复言战否?业已烹茗,敢邀为长夜之欢。”女郎辞以困惰。玉版固请之,女郎坚坐不行。玉版曰:“如此恋恋,岂藏有男子在室耶?”强拉之,出门而去。生膝行而出,恨绝,遂搜枕簟,冀一得其遗物。而室内并无香奁,只床头有水精如意,上结紫巾,芳洁可爱。怀之,越垣归。自理衿袖,体香犹凝,倾慕益切。然因伏床之恐,遂有怀刑之惧,筹思不敢复往,但珍藏如意,以冀其寻。
 
隔夕,女郎果至,笑曰:“妾向以君为君子也,而不知寇盗也。”生曰:“良有之!所以偶不君子者,第望其如意耳。”乃揽体入怀,代解裙结。玉肌乍露,热香四流,偎抱之间,觉鼻息汗熏,无气不馥。因曰:“仆固意卿为仙人,今益知不妄。幸蒙垂盼,缘在三生。但恐杜兰香之下嫁,终成离恨耳。”女笑曰:“君虑亦过。妾不过离魂之倩女,偶为情动耳。此事要宜慎秘,恐是非之口,捏造黑白,君不能生翼,妾不能乘风,则祸离更惨于好别矣。”生然之,而终疑为仙,固诘姓氏。女曰:“既以妾为仙,仙人何必以姓名传?”问:“妪何人?”曰:“此桑姥。妾少时受其露覆,故不与婢辈同。”遂起,欲去,曰:“妾处耳目多,不可久羁,蹈隙当复来。”临别,索如意,曰:“此非妾物,乃玉版所遗。”问:“玉版为谁?”曰:“妾叔妹也,”付钩乃去。
 
去后,衾枕皆染异香。由此三两夜辄一至。生惑之,不复思归,而囊橐既空,欲货马。女知之,曰:“君以妾故,泻囊质衣,情所不忍。又去代步,千馀里将何以归?妾有私蓄,聊可助装。”生辞曰:“感卿情好,抚臆誓肌,不足论报。而又贪鄙,以耗卿财,何以为人矣!”女固强之,曰:“姑假君。”遂捉生臂,至一桑树下,指一石,曰:“转之!”生从之。又拔头上簪,刺土数十下,又曰:“爬之。”生又从之,则瓮口已见。女探入,出白镪近五十两许。生把臂止之,不听,又出十馀铤,生强反其半而后掩之。一夕,谓生曰:“近日微有浮言,势不可长,此不可不预谋也。”生惊曰:“且为奈何!小生素迂谨,今为卿故,如寡妇之失守,不复能自主矣。一惟卿命,刀锯斧钺,亦所不遑顾耳!”女谋偕亡,命生先归,约会于洛。生治任旋里,拟先归而后逆之,比至,则女郎车适已至门。登堂朝家人,四邻惊贺,而并不知其窃而逃也。生窃自危,女殊坦然,谓生曰:“无论千里外非逻察所及,即或知之,妾世家女,卓王孙当无如长卿何也。”
 
生弟大器,年十七,女顾之曰:“是有惠根,前程尤胜于君。”完婚有期,妻忽夭殒。女曰:“妾妹玉版,君固尝窥见之,貌颇不恶,年亦相若,作夫妇可称嘉耦。”生闻之而笑,戏请作伐。女曰:“必欲致之,即亦非难。”喜问:“何术?”曰:“妹与妾最相善。两马驾轻车,费一妪之往返耳。”生惧前情俱发,不敢从其谋,女固言:“不害。”即命车,遣桑媪去。数日,至曹,将近里门,媪下车,使御者止而候于途,乘夜入里。良久,偕女子来,登车遂发。昏暮即宿车中,五更复行。女郎计其时日,使大器盛服而逆之,五十里许,乃相遇,御轮而归。鼓吹花烛,起拜成礼。由此兄弟皆得美妇,而家又日以富。
 
一日,有大寇数十骑,突入第。生知有变,举家登楼。寇入,围楼。生俯问:“有仇否?”答言:“无仇。但有两事相求:一则闻两夫人世间所无,请赐一见;一则五十八人,各乞金五百。”聚薪楼下,为纵火计以胁之。生允其索金之请,寇不满志,欲焚楼,家人大恐。女欲与玉版下楼,止之不听。炫妆而下,阶未尽者三级,谓寇曰:“我姊妹皆仙媛,暂时一履尘世,何畏寇盗!欲赐汝万金,恐汝不敢受也。”寇众一齐仰拜,喏声“不敢”。姊妹欲退,一寇曰:“此诈也!”女闻之,反身伫立,曰:“意欲何作,便早图之,尚未晚也。”诸寇相顾,默无一言,姊妹从容上楼而去。寇仰望无迹,哄然始散。
 
后二年,姊妹各举一子,始渐自言:“魏姓,母封曹国夫人。”生疑曹无魏姓世家,又且大姓失女,何得一置不问?未敢穷诘,而心窃怪之。遂托故复诣曹,入境谘访,世族并无魏姓。于是仍假馆旧主人。忽见壁上有赠曹国夫人诗,颇涉骇异,因诘主人。主人笑,即请往观曹夫人,至则牡丹一本,高与檐等。问所由名,则以此花为曹第一,故同人戏封之。问其何种,曰:“葛巾紫也。”心益骇,遂疑女为花妖。既归,不敢质言,但述赠夫人诗以觇之。女蹙然变色,遽出,呼玉版抱儿至,谓生曰:“三年前,感君见思,遂呈身相报。今见猜疑,何可复聚!”因与玉版皆举儿遥掷之,儿堕地并没。生方惊顾,则二女俱渺矣。悔恨不已。后数日,堕儿处生牡丹二株,一夜径尺,当年而花,一紫一白,朵大如盘,较寻常之葛巾、玉版,瓣尤繁碎。数年,茂荫成丛,移分他所,更变异种,莫能识其名。自此牡丹之盛,洛下无双焉。
 
异史氏曰:怀之专一,鬼神可通,偏反者亦不可谓无情也。少府寂寞,以花当夫人,况真能解语,何必力穷其原哉?惜常生之未达也!
 
【翻译】
 
常大用是洛阳人,爱好牡丹成癖。他听说曹州的牡丹名冠齐、鲁,心中很是向往。正好因为有事到曹州去,他便在一个缙绅的花园中借住下来。当时才是二月,牡丹还没有开花,他只能在花园中徘徊,注视着花枝上的嫩芽,期待着花蕊的绽放。他作了《怀牡丹》绝句一百首。不久,花儿渐渐含苞待放,而他的旅费也快用完了,他便典当了春衣,流连忘返。
 
一天凌晨,常大用前往花圃,只见一个女子和一个老妇人在那里。他疑心是富贵人家的家眷,便急忙转身离去。到傍晚他再去时,又见到她们,他慢慢地躲到一边。偷偷一看,只见那女子穿着华丽的衣服,美艳绝人。正在晕眩迷茫之际,他忽然转念一想:这肯定是个仙女,凡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呢!便急忙返身去搜寻她们,刚一转过假山,正好跟老妇人迎面碰上。那女子正坐在石头上,一看之下,大惊失色。老妇人用身体挡住那女子,喝斥道:“狂生想干什么!”常大用挺直身子跪着说:“娘子一定是个神仙!”老妇人责骂他道:“说出如此妄言,就该将你捆了送到衙门!”常大用很是惊恐。那女子微笑着说:“让他去吧!”说完,绕过假山而去。常大用返回时,几乎迈不开步子,想着那女子回去后如果禀告父亲兄长,他们肯定会来辱骂自己。他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书斋里,悔恨自己太冒失了。又暗自庆幸那女子并没有做出生气的样子,或许她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呢。悔恨和害怕交织在一起,一夜下来竟病倒了。天亮以后,幸好人家没有前来问罪,他心里渐渐安定下来。而回忆起那女子的音容笑貌,恐惧又转化为思念。这样过了三天,他憔悴得几乎要死了一样。一天夜里,灯还亮着,仆人已经熟睡,老妇人进来了,端着一只碗,近前说道:“我家葛巾娘子亲手调制了一碗毒药汤,赶紧把它喝下去!”常大用一听,大为惊骇,过了一会儿说道:“我与你家娘子素无怨仇,何至于赐我一死呢?既然是娘子亲手调制的,与其相思得病,倒不如喝下这碗毒药死了还痛快!”说完,一仰脖子喝了下去。老妇人笑着接过碗离开了。常大用觉得药气又香又冷,看起来不像是毒药。一会儿只觉得肺腑宽阔舒畅,脑袋清爽,酣然入睡,一觉醒来,已经是艳阳高照了。他试着坐起身来,病好像已经没了,他心里越发相信那女子是神仙。因为没有接触到她的机会,常大用只好在没人的时候,想象着那女子站着,坐着,虔诚地跪拜,默默地祈祷。
 
一天,常大用到花园中散步,忽然在深树丛中迎面撞上那女子,幸好还没有旁人。他大喜过望,拜倒在地。葛巾近前将他拉起来,常大用忽然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奇异的香味,马上用手握住葛巾白嫩的手腕站起身来,手指触到她的肌肤,只觉得柔软细腻,让人骨头都要酥了。他正要说话,那老妇人忽然来了。葛巾让他躲到石头后面,向南边一指,说:“夜里你用花梯翻过墙去,那四面都是红窗的,就是我住的地方。”说完,就匆匆走开了。常大用好一阵儿惆怅,竟好像魂飞魄散,不知道上哪里去才好。到了夜里,他搬来梯子,登上南墙一看,墙那边已经放好梯子了,他狂喜着下了墙,果然看见一个四面红窗的屋子。只听到屋里传来下棋声,他站了一会儿不敢上前,只好又翻墙回来。过了一小会儿,他又翻过墙去,那下棋声依然频繁。他悄悄走近一看,只见葛巾与一个穿素色衣服的女郎面对面坐着下棋,老妇人也坐在旁边,还有一个丫环在一边侍候着。他又回到墙这边来。来回折腾了三次,已经到了三更天。常大用伏在梯子上,就听见老妇人出来说道:“梯子是谁放在这儿的呀?”便叫来丫环一起把梯子挪走了。常大用爬上墙,想下去吧,又没有梯子,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去了。
 
第二天晚上,常大用又去了,梯子已经预先架好了。幸好四周寂静无人,他进了屋子,只见葛巾一个人坐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一见常大用,惊慌地站起来,侧过身子,满面含羞。常大用作了一揖,说:“我自认为福分浅薄,恐怕仙人和凡人没有缘分,没想到也有今夜呀!”说完就亲热地要抱葛巾。只觉得她腰肢纤细,只够一握,口中吐气如同兰花的芬芳。葛巾推阻道:“为什么这么着急!”常大用说:“好事多磨,迟了怕连鬼也要嫉妒了。”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远远传来说话的声音。葛巾急忙说道:“玉版妹妹来了!您赶紧钻到床下吧。”常大用急忙钻到了床下。没一会儿,只听一个女子进来,笑着说:“手下败将,还敢再和我战上一盘吗?我已经煮好了茶,特地来请你共尽长夜之欢。”葛巾推辞说自己已经困倦了。玉版坚决请她去,葛巾坚决坐着不肯走。玉版说:“你这么恋恋不舍,莫非是藏了男人在屋里?”便把她强行拉出了门。常大用爬出床底,怨恨至极,便搜寻葛巾的枕席,希望能找到一件她丢下的东西。但屋内并没有梳妆盒,只在床头放着一个水晶做的如意,上面扣着一条紫色的手巾,芬芳洁净可爱。他便将如意揣在怀中,翻墙回去了。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只觉得葛巾身上的香气还在,心中越发倾慕。然而因为有了钻床底的恐惧,心中便产生了送官查办的恐惧,反复思量,不敢再去了,只是将如意珍藏好,希望葛巾能来找寻。
 
隔了一个晚上,葛巾果然来了,笑着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君子,不料却是个小偷呢。”常大用说:“确实有这么回事!我之所以偶尔做了一回小偷,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如意罢了。”说完,就将葛巾揽入怀中,替她解开裙子上的结扣。白嫩的肌肤一下子露出来,温热的香气四溢,依偎搂抱着她,只觉得鼻息汗气,无不馥郁芬芳。常大用于是说:“我本来就猜你是个仙女,现在更知道不假了。有幸蒙你错爱,真是三生有缘呀。只恐怕仙女下嫁,终究只是一场离愁别恨。”葛巾笑着说:“你担心得太过了。我不过是那离魂的人间倩女,偶然为情所动罢了。这件事一定要慎重保密,恐怕会有搬弄是非的人颠倒黑白,弄得你不能长上翅膀逃走,我也不能乘风而去,到那时,因祸分离可比好离好散要更惨呀。”常大用答应了她,但终究还是怀疑她是仙女,所以再三询问她姓什么。葛巾说:“你既然认为我是仙女,仙人又何必要把姓名告诉别人呢?”常大用又问:“那老妇人是谁?”葛巾说:“她是桑姥姥。我小时候受到她的照顾,所以对她不和丫环们同等看待。”说完就起身要走,说道:“我那里耳目众多,不能在这里久留,有空我会再来的。”临别时,她向常大用索要如意,说:“这不是我的东西,是玉版丢在那里的。”常大用问:“玉版是谁?”葛巾答道:“是我的堂妹。”常大用将如意交给葛巾,她就走了。
 
葛巾走后,被子枕头上都留着奇异的香味。从此,隔个三两夜,葛巾就来一次。常大用迷恋葛巾,不再想着回去了,但行囊已经空空如洗,他打算卖马。葛巾知道后,对他说:“你为了我,用尽了钱财,还典当了衣服,我实在不忍心。现在又要将马卖掉,一千多里的路程,以后怎么回家呢?我有些积蓄,倒可以帮你应付开销。”常大用推辞道:“我很感激你的好意,就是摁住胸口,拿身上的肉来起誓,也不足以报答你对我的感情。如果再贪婪卑鄙地耗费你的钱财,我还是个人吗?”葛巾坚持己见,说:“就算是我借给你的吧。”说完,她就拉着常生的胳膊,来到一棵桑树下,指着一块石头,说:“把它挪开!”常大用照她说的做了。葛巾又拔下头上的簪子,往土里刺了几十下,又说:“把土扒开!”常大用又照她说的做了,只见土下露出一个瓮口。葛巾伸手进去,取出五十多两白银。常大用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再拿,葛巾不听,又取出十几锭,常大用强迫她放回去一半,又将土盖上。一天晚上,葛巾对常大用说:“近来稍有些闲话,我们不能再这么长久继续下去了,这不能不预先商量商量。”常大用吃惊地说:“应该怎么办呢?小生素来迂腐拘谨,如今因为你的缘故,才像寡妇一样失去操守,不再能自己做主了。全听你的安排,任凭刀锯斧钺架在脖子上,也无暇顾及了!”葛巾计划一起逃亡,让常大用先回去,两人约好在洛阳会面。常大用收拾好行装回家,他打算先到家然后再来接葛巾,谁想他一到家,葛巾的车子恰巧也到了家门口。他们便登堂拜见家里的人,左邻右舍听说常大用带回一个媳妇很是惊奇,都来祝贺,但并不知道他们是偷偷逃回来的。常大用有些害怕,而葛巾却很坦然,对他说:“且不说千里之外他们查不到这儿,就是被人知道了,我是官宦大户人家的女儿,就像当初卓王孙对司马相如也怎么不了一样,你可以放心。”
 
常大用有个弟弟叫常大器,年方十七岁,葛巾看到他,对常大用说:“这是个有慧根的人,他的前程比你还远大。”大器快到完婚的日子时,他的未婚妻突然夭折了。葛巾说:“我的堂妹玉版,你以前曾经偷见过,相貌不丑,年岁也相当,他们俩做夫妻真可以说是天造的一对。”常大用听了就笑,开玩笑要请葛巾做媒。葛巾说:“如果真想叫她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常大用高兴地问:“有什么办法?”葛巾说:“妹妹跟我最要好。只要用两匹马拉上一辆小车,派一个老妇人往返一趟就行了。”常大用害怕连同他们私奔的事也一并暴露,不敢同意葛巾的计谋,葛巾坚持说:“不妨事。”便驾车,派桑姥姥前去。过了几天,车子到了曹州,桑姥姥在里口下了车,让车夫停在路边等候,自己则乘着夜色进了花园。过了好久,她带了一个女子回来,上车出发了。她们晚上就睡在车里,到五更天时再上路。葛巾估计了一下时间,让大器穿着礼服前去迎接,走了五十多里路才遇上,大器行了亲迎之礼。家中鼓乐齐鸣,花烛明亮,新郎新娘拜堂成亲。从此,常家兄弟都娶了美丽的媳妇,而家中的日子越来越富裕。
 
一天,几十个骑马的强盗突然冲进常宅。常大用判断出发生了事情,便让全家都上了楼。强盗闯进院子,围住楼房。常大用俯身向下问道:“我们之间有仇吗?”强盗答道:“没有仇。只是有两件事相求:一是听说两位夫人是凡间没有的美人,请求一见;二是我们兄弟五十八人,请赐给每人五百两银子。”强盗们在楼下堆上柴禾,用放火烧楼来威胁他们。常大用答应他们勒索钱财的要求,强盗们还是不满意,仍要烧楼,家里的人大为恐慌。葛巾要和玉版一道下楼,别人阻止她们也不听。她们浓妆艳抹走下楼,到离地三级的台阶上站定,对强盗们说:“我们姐妹都是仙女,暂时下凡人间,如何会怕你们这些强盗!倒想赐你们白银万两,只怕你们还不敢接受。”强盗们一起仰头跪拜,齐声说“不敢”。姐妹刚要回身,一个强盗说:“这是在骗我们!”葛巾一听,转过身来站定,说:“你们想干什么,赶紧想好了,还不算太晚。”众强盗面面相觑,悄无一言,姐妹从容地登楼而去。强盗仰头一直看得不见了踪影,才一哄而散。
 
过了两年,姐妹各生了一个儿子,才渐渐说出:“姓魏,母亲被封为曹国夫人。”常大用怀疑曹州并没有姓魏的世家大族,而且大族人家丢了两个女儿,怎么会置之不问呢?他虽不敢追问,但心里暗自觉得奇怪。他便找了个借口又前往曹州,在境内四处访问,发现世家大族中并没有姓魏的。于是他仍旧借住原来的那个花园中。他忽然看见墙壁上有一首《赠曹国夫人》诗,内容颇有些怪异,便向主人询问。主人一笑,就请他去观赏曹国夫人,到面前一看,却是一棵牡丹,跟屋檐一样高。常大用问起名字的由来,却是因为这株牡丹在曹州名列第一,所以朋友们就戏封它为曹国夫人。常大用问这是什么品种,主人笑道:“这叫葛巾紫。”常大用心中更加惊骇,便疑心葛巾她们是花妖。他回到洛阳后,也不敢当面质问,只是叙述那首《赠曹国夫人》诗来察言观色。葛巾一听马上皱了眉头,变了脸色,迅速出了门,叫玉版抱着儿子来到常大用面前,对他说:“三年前,我被你对我的思念感动,才显出人形,以身相报。现在你既然猜疑了,又怎么能再生活在一起呢!”说完,她和玉版一起举起孩子远远地扔出去,孩子一落地就消失了。常大用吃惊地回头看,那两个女子也都渺无踪影了。常大用懊悔不已,过了几天,孩子落下的地方长出两株牡丹,一夜之间就长到一尺,当年就开了花,一株是紫花,一株是白花,花朵像盘子那么大,与一般的葛巾、玉版相比,花瓣更加繁碎。过了几年,两株牡丹枝繁叶茂,形成了花丛,一移到别的地方,就变了品种,没人能知道它们的名字。从此洛阳的牡丹就名列天下第一了。
 
异史氏说:心怀专一的人,就能与鬼神沟通,如此则葛巾也不可能说是无情了。当年白居易寂寞时,还将花比作夫人,何况那牡丹真的能了解人意,甘为人妻,又何必要竭力探明其根底呢?可惜常大用没能通达啊!
 
【点评】
 
《葛巾》是一篇美丽的童话故事。写牡丹仙子葛巾有感于常大用癖好牡丹,与他发生了爱情并结为夫妻。葛巾还介绍妹妹玉版嫁给了大用的弟弟大器。但由于最后察觉常大用猜疑她们的来历,葛巾、玉版便掷还儿子,飘然而去。
 
作为故事,《葛巾》并不十分复杂,但作者写得曲折多变;特别是常大用与葛巾的结合,跌宕起伏,千回百转,有一种“好事多磨”的特点。清代评论家但明伦评论说:“此篇纯用迷离闪烁,夭矫变幻之笔。不惟笔笔转,直句句转,且字字转矣。”“事则反复离奇,文则纵横诡变。”不过,《葛巾》篇也不完全是“纯用迷离闪烁”之笔,按照故事发展的需要,不该曲折的地方也明快直捷。最后葛巾与常大用的悲剧,就斩截得出乎意外,有一种“四弦一声如裂帛”的艺术效果。
 
本篇讴歌了情感的力量,认为只要情感专注,鬼神也可以受到感动。既然葛巾本为情来,那么当常大用猜疑葛巾,就破坏了“怀之专一”这种情,葛巾的掷儿离去就是可以理解的了。作者写强盗的劫夺不能夺走葛巾,而常大用的猜疑却猝然失去了她,也正在于要强调情感专一的重要。作者批评常大用,认为他“不达”。“不达”,除了指其胆小而多疑的性格外,还指常大用思想上的不开通,拘泥于俗人之见,不能真正专注于情。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