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生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

【原文】
 
长安士人贾子龙,偶过邻巷,见一客,风度洒如。问之,则真生,咸阳僦寓者也。心慕之。明日,往投刺,适值其亡。凡三谒,皆不遇。乃阴使人窥其在舍而后过之,真走避不出,贾搜之始出。促膝倾谈,大相知悦。贾就逆旅,遣僮行沽。真又善饮,能雅谑,乐甚。酒欲尽,真搜箧出饮器,玉卮无当,注杯酒其中,盎然已满,以小盏挹取入壶,并无少减。贾异之,坚求其术。真曰:“我不愿相见者,君无他短,但贪心未净耳。此乃仙家隐术,何能相授?”贾曰:“冤哉!我何贪,间萌奢想者,徒以贫耳。”一笑而散。由是往来无间,形骸尽忘。每值乏窘,真辄出黑石一块,吹咒其上,以磨瓦砾,立刻化为白金,便以赠生。仅足所用,未尝赢馀。贾每求益,真曰:“我言君贪,如何,如何!”贾思明告必不可得,将乘其醉睡,窃石而要之。一日,饮既卧,贾潜起,搜诸衣底。真觉之曰:“子真丧心,不可处矣!”遂辞别,移居而去。
 
后年馀,贾游河干,见一石莹洁,绝类真生物。拾之,珍藏若宝。过数日,真忽至,樇然若有所失。贾慰问之,真曰:“君前所见,乃仙人点金石也。曩从抱真子游,彼怜我介,以此相贻。醉后失去,隐卜当在君所。如有还带之恩,不敢忘报。”贾笑曰:“仆生平不敢欺友朋,诚如所卜。但知管仲之贫者,莫如鲍叔,君且奈何?”真请以百金为赠。贾曰:“百金非少,但授我口诀,一亲试之,无憾矣。”真恐其寡信。贾曰:“君自仙人,岂不知贾某宁失信于朋友者哉!”真授其诀。贾顾砌上有巨石,将试之。真掣其肘,不听前。贾乃俯掬半砖,置砧上曰:“若此者,非多耶?”真乃听之。贾不磨砖而磨砧,真变色欲与争,而砧已化为浑金。反石于真,真叹曰:“业如此,复何言?然妄以福禄加人,必遭天谴。如逭我罪,施材百具、絮衣百领,肯之乎?”贾曰:“仆所以欲得钱者,原非欲窖藏之也。君尚视我为守财卤耶?”真喜而去。
 
贾得金,旦施且贾,不三年,施数已满。真忽至,握手曰:“君信义人也!别后被福神奏帝,削去仙籍。蒙君博施,今以功德消罪。愿勉之,勿替也。”贾问真系天上何曹,曰:“我乃有道之狐耳。出身綦微,不堪孽累,故生平自爱,一毫不敢妄作。”贾为设酒,遂与欢饮如初。贾至九十馀,狐犹时至其家。
 
长山某,卖解信药,即垂危,灌之无不活。然秘其方,即戚好不传也。一日,以株累被逮。妻弟饷食狱中,隐置信焉。坐待食已而后告之,甲不信。少顷,腹中溃动,始大惊,骂曰:“畜产速行!家中虽有药末,恐道远难俟,急于城中物色薜荔为末,清水一盏,速将来!”妻弟如其教。迨觅至,某已呕泻欲死,急投之,立刻而安。其方自此遂传。此亦犹狐之秘其石也。
 
【翻译】
 
长安一个名叫贾子龙的读书人,一天,偶然经过邻近的一条巷子,见到一位潇洒自如的客人。上前一问,原来他叫真生,是咸阳人,在这里旅居。贾子龙心中颇为敬慕。第二天,他前往拜见,不巧真生正好出去了。贾子龙一共去了三次,都没有见到。他便暗中派人看到他在家了,然后前往拜访,真生故意躲着不出来,贾子龙进去搜寻,真生才出来相见。二人促膝而坐,倾心相谈,引为知己,心中都很高兴。贾子龙到旅店,派了个小书僮去买来酒。真生又很能喝酒,而且擅长说风雅的笑话,二人很是开心。酒快要喝光时,真生从竹箱里拿出了一个酒器,是个没有底的白玉杯,真生往里面倒了一杯酒,一下子就满了,然后再用小酒杯从中舀酒倒进酒壶,但玉杯中的酒却丝毫没有减少。贾子龙看了,觉得很神奇,一定要真生将这个法术教给他。真生说:“我之所以不愿与你相见,就因为你没有别的短处,只是贪心还没除净。这是仙家的秘密法术,怎么能够传授给你呢?”贾子龙说:“冤枉啊!我有什么贪心呀,只不过偶然萌生一点儿奢望,也是因为贫穷的缘故罢了。”二人相视一笑,便分手了。从此,二人来往频繁,亲密无间,无拘无束。每到贾子龙没钱窘困的时候,真生就拿出一块黑石头,往上面吹一口气,再念几句咒语,然后用它去磨瓦砾,瓦砾马上就会变成银子,真生就将银子送给贾子龙。但仅仅是够贾子龙用的,从来不会有赢馀。贾子龙每次想多要一点儿,真生就说:“我说你贪心吧,怎么样,怎么样!”贾子龙想,明着跟他要,肯定要不到,不如乘他喝醉了睡着时,把黑石偷来再要挟他。一天,两人喝完酒以后睡觉,贾子龙悄悄地起身,在真生的衣服下面搜寻黑石。真生一下子惊醒,说道:“你真是没良心,我不能再和你相处了!”于是真生辞别,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
 
后来,过了一年多,贾子龙在河边游玩,看到一块晶莹洁净的石头,极像真生的那块。他便捡起来,像宝贝似的珍藏起来。过了几天,真生忽然来了,一副神情恍惚、若有所失的样子。贾子龙上前一面安慰,一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真生说:“你从前见到的那块石头,就是仙人的点金石。当年我跟随抱真子游学,他喜爱我的耿直,把那块石头送给了我。不久前我喝醉酒将它丢失了,暗自一算,它应该在你这里。如果你能将它还给我,我绝不敢忘恩不报。”贾子龙说:“我平生从来不敢欺骗朋友,确实如你所算,石头在我这里。但是知道管仲非常贫穷的,莫过于他的好友鲍叔,你打算怎么对待我呢!”真生便答应送他一百两银子。贾子龙说:“一百两银子确实不算少,但是希望你教给我口诀,让我亲自一试,也就没有遗憾了。”真生担心他不守信用。贾子龙说:“你是个仙人,难道还不知道贾某从来不对朋友失信吗!”真生便将口诀传授给他。贾子龙见台阶上有一块大石头,便想用它来试。真生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上前去点。贾子龙于是弯腰捡起半块砖头,放在大石头上,说:“像这么大一块,不算多吧?”真生于是同意了。没想到,贾子龙不去磨砖而是磨大石头,真生脸色大变,刚想上前争夺,那大石头已经变成一块白金了。贾子龙把点金石还给真生,真生叹息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但是我随便赐人福禄,一定会受到天帝的惩罚。如果你肯帮我解脱这个罪过,你就施舍一百具棺材,一百领棉衣,你肯答应吗?”贾子龙说:“我之所以想要这么多钱,本来就不是要将它们藏在地窖里的。你难道把我看成一个守财奴吗?”真生这才高兴地离去了。
 
贾子龙得了这么一大笔钱,一边施舍,一边做生意,不到三年的时间,施舍的数字就满了。一天,真生忽然来了,他握着贾子龙的手说:“你真是个守信用的人啊!上次一别后,我被福神向天帝参奏,削去了仙籍。幸好蒙你广为布施,到今天才得以功德抵消了罪过。希望你继续自我勉励,不要有所懈怠。”贾子龙问真生是天上的什么官员,真生说:“我是得道的狐狸。出身甚微,不堪承受罪孽,所以生平自重自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妄为。”贾子龙便为他摆酒设宴,两个人又像从前一样快乐地喝起酒来。贾子龙活到九十多岁时,狐仙还常常到他家里来做客。
 
长山有一个人,专卖能解砒霜的药,即使是已经喝了砒霜、生命垂危的病人,只要服下他的解药,没有活不过来的,但他秘藏药方,从来不传给别人。一天,这人受到株连被捕入狱。他的妻弟到狱中送饭,悄悄地在饭里放了砒霜。他的妻弟在一旁坐着,等他吃完了,才把实情告诉他,这人不相信。过了一会儿,肚子里闹腾起来,他这才大惊失色,骂道:“畜生!快去!家中虽然有药末,恐怕道远等不及,快到城里去找薜荔磨成粉末,还有一盏清水,快点儿弄来!”他的妻弟按照他说的去弄这些东西。等将东西弄来时,他已经连吐带泻,快要死去了,急忙取过解药服下,一下子就好了。从此以后,他的解毒秘方也就传开了。这个故事和狐仙秘藏他的点金石是一样的。
 
【点评】
 
这是一篇关于点金石和点金术传说的故事。故事的重点不在于张扬点金术,而在于人格精神的褒扬和如何正确运用财富。两个主人公中,一个是持有点金石和点金术,生平自爱,一毫不敢妄作而风度洒如的狐狸真生;另一个是善饮酒、喜交友而“间萌奢想”的长安士人贾子龙。小说在两个人“大相知悦”,贾子龙“间萌奢想”的矛盾中展开。
 
按照封建的正统观念,贾子龙似乎并非正人君子,他“间萌奢想”,始终想发财。在和真生的交往过程中,“不磨砖而磨砧”,有些狡狯;但归根结蒂是“徒以贫”的原因。在获得财富后,听从真生的话,他“且施且贾”,做慈善事业,与真生保持了友谊。贾子龙的性格真实,有血有肉,假如我们对照蒲松龄的《金菊对芙蓉——甲寅辞灶作》中的话“倘上方见帝,幸代陈词,仓箱讨得千钟黍,从空坠万铤朱提,尔年此日,牺牲丰洁,两有光辉”,那么贾子龙的坦诚、洒脱、幽默、精明而不失厚道,未必不是蒲松龄通过作品中人物的自我揭秘和调侃。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