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期岛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九

【原文】
 
长山刘中堂鸿训,同武弁某使朝鲜。闻安期岛神仙所居,欲命舟往游。国中臣僚佥谓不可,令待小张。盖安期不与世通,惟有弟子小张,岁辄一两至。欲至岛者,须先自白。如以为可,则一帆可至,否则飓风覆舟。逾一二日,国王召见。入朝,见一人,佩剑,冠棕笠,坐殿上,年三十许,仪容修洁。问之,即小张也。刘因自述向往之意,小张许之,但言:“副使不可行。”又出,遍视从人,惟二人可以从游。遂命舟导刘俱往。
 
水程不知远近,但觉习习如驾云雾,移时已抵其境。时方严寒,既至,则气候温煦,山花遍岩谷。导入洞府,见三叟趺坐。东西者见客入,漠若罔知,惟中坐者起迎客,相为礼。既坐,呼茶。有僮将盘去。洞外石壁上有铁锥,锐没石中,僮拔锥,水即溢射,以盏承之,满,复塞之。既而托至,其色淡碧。试之,其凉震齿。刘畏寒不饮。叟顾僮颐示之。僮取盏去,呷其残者,仍于故处拔锥,溢取而返,则芳烈蒸腾,如初出于鼎。窃异之。问以休咎,笑曰:“世外人岁月不知,何解人事?”问以却老术,曰:“此非富贵人所能为者。”刘兴辞,小张仍送之归。既至朝鲜,备述其异。国王叹曰:“惜未饮其冷者,是先天之玉液,一盏可延百龄。”
 
刘将归,王赠一物,纸帛重裹,嘱近海勿开视。既离海,急取拆视,去尽数百重,始见一镜,审之,则蛟宫龙族,历历在目。方凝注间,忽见潮头高于楼阁,汹汹已近。大骇,极驰,潮从之,疾若风雨。大惧,以镜投之,潮乃顿落。
 
【翻译】
 
长山人刘鸿训中堂,与武官某出使朝鲜。听说安期岛是神仙住的地方,便想坐船去游历一番。朝鲜国中的官员都说不可以去,让他等候小张。原来安期岛与世间没有来往,只有神仙的弟子小张,每年往返一两次。要去岛上的人,必须先向小张说明。如果小张认为可以,那么就会一帆风顺地到达,否则就会有飓风把船吹翻。过了一两天,国王召见刘中堂。入朝,看见一个人佩着剑,戴着棕笠,坐在殿堂上,年纪大约三十,容貌端正整洁。一问,这人就是小张。刘中堂于是向小张说明了想去安期岛的心愿,小张答应了,只是说:“你的副官不能去。”又出了大殿,挨个查看他的随从,只有两个人可以跟着去。于是命令船引导刘中堂等人和他一起去安期岛。
 
不知行了多少里水路,只觉风声习习,如腾云驾雾,不久就到了安期岛境内。当时正是寒冬,到了岛上,却气候温暖,山花开满山谷。小张引导他们进到洞中,见到三位老人盘腿而坐。东西两位见到客人来,好像不知道一样,只有坐在中间的起身迎客,与客人相互施礼。坐定后,叫人送茶。只见有个小僮拿着盘子走出去。洞外石壁上有个铁锥,刃尖没在石头中,小僮拔起铁锥,水马上射了出来,用杯子去接,接满后,又塞上。然后把水托着送进来,水色浅绿。试着喝了一小口,凉得冰牙。刘中堂怕冷没喝。老头回头示意了小僮一下。小僮把杯子拿去,喝了杯中剩下的水,仍然到原处拔下锥子,装满了回来,这杯则香气四溢,热气腾腾,好像刚出锅一样。刘中堂心中感到奇怪。他请教自己的富贵祸福,老人笑着说:“世外人连何年何月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知道人间的事呢?”问他长寿的办法,他说:“这不是富贵的人所能办到的。”刘中堂起身告辞,小张仍然送他返回。回到了朝鲜后,刘中堂详细叙述了见到的奇人奇事。国王感叹说:“可惜你没喝那杯冷茶,这水是先天的玉液,一杯便可延长百年的寿命。”
 
刘中堂将要回国,国王赠他一件东西,用纸和帛一层一层地包着,嘱咐他离海近时不要打开看。刚离开海,他急忙拿出来拆开看,剥去几百层纸帛,才见到一面镜子,一看,镜中龙宫水族,历历在目。正注视着,忽然发现海潮的水头已经高过楼台殿阁,汹涌逼近。刘中堂惊骇极了,使劲跑,潮水也追过来,快得如刮风下雨。刘中堂更加害怕,把镜子投向海潮,潮水才一下子退掉了。
 
【点评】
 
长山刘鸿训与淄川蒲松龄地域相近,年代衔接。刘鸿训出使朝鲜不仅圆满地完成了政治外交重任,还成功地扮演了文化使者的角色,加深了中朝之间的文化交流,在当日当地都是赫赫大事,一定存有许多有趣的传说,本篇大概就是依据相关传闻写成的。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在文学描写上本篇不乏出色,如何垠所言:“写岛中景致,飘飘欲仙”,但“世外人岁月不知,何解人事?”问以却老术,曰:“此非富贵人所能为者”等描写,却依然停留在汉唐神仙之说上,即使朝鲜国王所赠镜子“蛟宫龙族,历历在目”,也仍然是古镜的传说。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