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贡士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九

【原文】
 
安丘张贡士,寝疾,仰卧床头。忽见心头有小人出,长仅半尺,儒冠儒服,作俳优状。唱昆山曲,音调清澈,说白自道名贯,一与己同,所唱节末,皆其生平所遭。四折既毕,吟诗而没。张犹记其梗概,为人述之。
 
【翻译】
 
安丘人张贡士,患病在床,仰卧在床头。他忽然看见胸口有一个小人走出来,只有半尺高,身穿儒士的衣服,头戴儒士的帽子,做演员演戏的动作。唱的是昆山腔,音调清澈,说白自道姓名籍贯,和自己一模一样,所唱的内容,都是平生的遭遇。四出戏唱完,吟着诗就无影无踪了。张贡士还能记住戏的梗概,便向人讲述。
 
【点评】
 
人在病危或弥留之际往往出现幻觉,也就是我们现在医学上经常谈到的濒危现象。
 
关于张贡士的相关记载也见于王渔洋的《池北偶谈·谈异七》。文字与《张贡士》大同小异,但题目改成《心头小人》。从《心头小人》与《五羖大夫》、《贤妾》、《天上赤字》、《小猎犬》等集中出现在《池北偶谈·谈异七》来看,王渔洋所记并非是独立成文,袭用《聊斋志异》,甚至抄袭的可能性比较大。
 
关于张贡士其人,青柯亭本《聊斋志异》引高西园的一段话,认为是指张贞的儿子张在辛,现今朱其铠注本也持此观点。实则张贡士应指张贞,张贞与蒲松龄、王渔洋为同代人,《蒲松龄集》有相关的诗文。另外,二十四卷本《聊斋志异》载王渔洋的评语,也认为张贡士是指张贞,说:“岂杞园(张贞的号)耶?大奇。”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