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士梅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邵进士,名士梅,济宁人。初授登州教授,有二老秀才投刺,睹其名,似甚熟识,凝思良久,忽悟前身。便问斋夫:“某生居某村否?”又言其丰范,一一吻合。俄两生入,执手倾语,欢若平生。谈次,问高东海况。二生曰:“狱死二十馀年矣,今一子尚存。此乡中细民,何以见知?”邵笑云:“我旧戚也。”先是,高东海素无赖,然性豪爽,轻财好义。有负租而鬻女者,倾囊代赎之。私一媪,媪坐隐盗,官捕甚急,逃匿高家。官知之,收高,备极搒掠,终不服,寻死狱中。其死之日,即邵生辰。后邵至某村,恤其妻子,远近皆知其异。
 
此高少宰言之,即高公子冀良同年也。
 
【翻译】
 
邵进士,名叫士梅,济宁人。他最初被任命为登州教授时,有两位老秀才送来名片,邵士梅看他们的名字,好像很熟悉,凝思了很久,忽然醒悟这是前生的事。他便问学宫的杂役:“某生还住在某村吗?”又讲了某生的长相、特征,和某生的情况一一吻合。一会儿那两个老秀才进来了,与邵士梅拉着手倾谈,像老朋友一样高兴。谈话当中,邵士梅问到高东海的情况。老秀才说:“死于狱中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有一个儿子还活着。他是这个村中的一个普通百姓,你怎么认识他呢?”邵士梅笑了笑说:“是我以前的亲戚。”早先,高东海本是一个无赖,但性情豪爽,轻财好义。有人因欠下租税而卖女还债,高东海尽自己所有代为赎回。他和一个女人有私情,那女人因窝藏盗贼,官府追捕甚急,她藏到了高家。官府知道了,把高东海抓起来,百般拷打,他最终也不承认,不久死在狱中。他死的那天,正是邵士梅的生日。后来邵士梅到某村,周济高东海的妻子,远近的人都知道这件怪事。
 
这是高少宰讲的,邵士梅是高少宰的公子高冀良的同年。
 
【点评】
 
关于邵士梅自叙前生之事,陆次山《虞初新志·邵士梅传》记叙最早,蒲松龄《聊斋志异·邵士梅》及王渔洋《池北偶谈·谈异五》“邵进士三世姻”次之,后来钮琇《觚剩·邵邑侯》、吴光《吴太史遗稿·邵峄晖两世姻缘》、曾衍东《小豆棚·杂记·邵士梅》也都有不同的记录。各书繁简不同,情节各异。比如陆次山的《邵士梅传》强调其前身“急公守法”,本篇颂扬的是其前身“轻财好义”,王渔洋《池北偶谈》和吴光的《邵峄晖两世姻缘》则记叙了邵士梅与妻子两世姻缘甚至“三世为夫妇”的事迹,这让我们看到了《聊斋志异》某些以社会传闻为题材的作品与同时代其他作品的不同价值取向和美学趣味差异,并反映了这类小说的传闻异辞和累积性加工过程。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