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穆生,长沙人,家清贫,冬无絮衣。一夕枯坐,有女子入,衣服炫丽而颜色黑丑,笑曰:“得毋寒乎?”生惊问之,曰:“我狐仙也。怜君枯寂,聊与共温冷榻耳。”生惧其狐,而厌其丑,大号。女以元宝置几上,曰:“若相谐好,以此相赠。”生悦而从之。床无裀褥,女代以袍。将晓,起而嘱曰:“所赠,可急市软帛作卧具,馀者絮衣作馔,足矣。倘得永好,勿忧贫也。”遂去。生告妻,妻亦喜,即市帛为之缝纫。女夜至,见卧具一新,喜曰:“君家娘子劬劳哉!”留金以酬之。从此至无虚夕,每去,必有所遗。
 
年馀,屋庐修洁,内外皆衣文锦绣,居然素封。女赂遗渐少,生由此心厌之,聘术士至,画符于门。女来,啮折而弃之,入指生曰:“背德负心,至君已极!然此奈何我!若相厌薄,我自去耳。但情义既绝,受于我者,须要偿也!”忿然而去。生惧,告术士。术士作坛,陈设未已,忽颠地下,血流满颊,视之,割去一耳。众大惧,奔散,术士亦掩耳窜去。室中掷石如盆,门窗釜甑,无复全者。生伏床下,搐缩汗耸。俄见女抱一物入,猫首猧尾,置床前,嗾之曰:“嘻嘻!可嚼奸人足。”物即龁履,齿利于刃。生大惧,将屈藏之,四肢不能动。物嚼指,爽脆有声。生痛极,哀祝。女曰:“所有金珠,尽出勿隐。”生应之。女曰:“呵呵!”物乃止。生不能起,但告以处。女自往搜括,珠钿衣服之外,止得二百馀金。女少之,又曰:“嘻嘻!”物复嚼。生哀鸣求恕。女限十日,偿金六百。生诺之,女乃抱物去。久之,家人渐聚,从床下曳生出,足血淋漓,丧其二指。视室中,财物尽空,惟当年破被存焉。遂以覆生,令卧。又惧十日复来,乃货婢鬻衣,以足其数。至期,女果至,急付之,无言而去。自此遂绝。
 
生足创,医药半年始愈,而家清贫如初矣。狐适近村于氏。于业农,家不中赀。三年间,援例纳粟,夏屋连蔓,所衣华服,半生家物。生见之,亦不敢问。偶适野,遇女于途,长跪道左。女无言,但以素巾裹五六金,遥掷生,反身径去。后于氏早卒,女犹时至其家,家中金帛辄亡去。于子睹其来,拜参之,遥祝曰:“父即去世,儿辈皆若子,纵不抚恤,何忍坐令贫也?”女去,遂不复至。
 
异史氏曰:邪物之来,杀之亦壮,而既受其德,即鬼物不可负也。既贵而杀赵孟,则贤豪非之矣。夫人非其心之所好,即万钟何动焉。观其见金色喜,其亦利之所在,丧身辱行而不惜者欤?伤哉贪人,卒取残败!
 
【翻译】
 
穆生是长沙人,家中清贫,冬天没有棉衣。一天晚上独自在家呆坐,有位女子进屋来,穿的衣服很华丽,面容却又黑又丑,女子笑着说:“你不冷吗?”穆生吃惊地问她是谁,女子说:“我是狐仙。怜惜你一人太寂寞,想和你同床共枕,为你暖暖被窝罢了。”穆生既怕她是个狐狸精,又嫌她长得丑,因此大叫起来。女子拿出元宝放在桌上,说:“你若和我相好,把这个元宝送给你。”穆生很高兴,就同意了。床上没有被褥,女子用袍子代替。天快亮时,女子起床后嘱咐说:“送给你的元宝,快去买些软绸做被褥,剩下的银子买棉花做衣服,再买些粮菜,就够了。如果能永远和我相好,就不必担心受穷了。”说完就走了。穆生将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也很高兴,就买了软绸做被褥。女子夜里来了,见被褥一新,高兴地说:“让你家娘子受累了!”留下一些银子酬谢她。从此以后每夜都来,每次离去,必然留一些银子。
 
过了一年多,穆生家中房屋整齐洁净,一家人都穿上了漂亮的新装,居然成了个财主。女子留下的银子渐渐少了,穆生因此对她产生了厌恶之情,请来术士,在门口画上符咒。女子来了,把符咒咬下来扔了,进去指着穆生说:“你背德负心,已到了极点!这样做能把我怎么样!你若嫌弃我,我会自己离开。但现在情义已绝,你从我这里得到的都必须还给我!”说完愤恨地走了。穆生害怕了,告诉了术士。术士设坛,准备施展法术,法坛还没设好,术士忽然倒在地上,血流满面,一看,被割去了一只耳朵。众人大为惊慌,四散逃走,术士也捂着耳朵逃窜了。屋内盆大的石头乱飞,门窗锅盆没有不砸坏的。穆生爬在床底下,吓得缩成一团,直流冷汗。一会儿,看到女子抱着一个动物进来了,长着猫头狗尾,女子把这动物放在床前,嗾使它说:“嘻嘻!去咬那坏人的脚。”那动物就咬穆生的鞋,牙齿比刀还锋利。穆生非常害怕,想赶快把脚缩回来,但四肢不能动。那动物嚼着他的脚趾,咬得“嘎嘣嘎嘣”直响。穆生疼极了,哀叫着求饶。女子说:“把所有的金银珠宝都拿出来,不要隐藏。”穆生答应了。女子说:“呵呵!”那动物才停止咬他。穆生爬不起来,只好告诉女子藏财物的地方。女子自己去搜寻,除了珠宝衣服,只有二百多两银子。女子嫌银子少,又唆使那动物说:“嘻嘻!”那动物又去咬穆生。穆生哀叫请求饶恕。女子给了十天期限,到时拿出六百两银子赔偿。穆生答应了,女子才抱着那动物走了。过了好久,家里人才渐渐来到穆生屋里,从床下把穆生拽出来,只见他脚上鲜血淋漓,少了两个脚趾。看看屋里,财物都没了,只有当初的破被子还在。就让穆生盖上被子,躺在床上养伤。又怕十天后女子再来,只好卖掉丫环及衣物等,凑足六百两之数。到期女子果然来了,急忙把银子给了她,她才什么也没说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来。
 
穆生的脚伤,治疗了半年才好,而家庭清贫如故。那丑女子又嫁给附近村中的于氏。于氏是农民,家中也不富裕。三年之间,照成例捐钱取得功名,家中房舍连片,所穿的华丽衣服,多半都是穆生家的东西。穆生看见也不敢问。有一天,穆生在野外偶尔遇到那女子,他吓得跪在道边。女子没说话,只是用一条白手巾裹了五六两银子,远远扔给穆生,然后就返身走了。后来于氏早早死了,女子还不时到他家去,她一去,于家的金银财物就减少。于氏的儿子看到她来,就给她磕头作揖,远远向她恳求说:“我父亲虽然去世,儿辈也都如同你的孩子,纵然不怜惜我们,怎忍心看着我们受穷呢?”女子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来。
 
异史氏说:邪物来到家中,杀了它也理直气壮,但是既然接受了它的恩惠,即使是鬼怪也不可辜负它。富贵以后杀掉恩人,比如晋灵公杀赵盾,贤士豪杰一定会斥责他。如果那人不是自己心中爱慕的人,即使给万贯家财又怎么能动心呢。看那穆生见到银子就面有喜色,也是为了钱财就不惜丧身败德的人吧?可怜啊,贪心的人,最终弄得身败名裂!
 
【点评】
 
穆生本来不喜欢丑狐,可是贪图钱,于是接纳了。靠着丑狐致富后又厌恶丑狐加以驱赶,受到丑狐的惩罚追索,确实不值得怜悯。小说最后写丑狐来到于家,使得于家阔了起来。于氏去世,于家的孩子祷告丑狐,丑狐没有追索财物,可以看做是穆生故事的馀波,写丑狐的通情达理。本篇寓言故事重在讽刺穆生的贪心背德,对于追逐金钱的人情世态多所讥刺,启示广泛,耐人寻味。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