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蝶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长山王进士㞳生为令时,每听讼,按律之轻重,罚令纳蝶自赎。堂上千百齐放,如风飘碎锦,王乃拍案大笑。一夜,梦一女子,衣裳华好,从容而入,曰:“遭君虐政,姊妹多物故。当使君先受风流之小谴耳。”言已,化为蝶,回翔而去。明日,方独酌署中,忽报直指使至,皇遽而出,闺中戏以素花簪冠上,忘除之。直指见之,以为不恭,大受诟骂而返。由是罚蝶令遂止。
 
青城于重寅,性放诞。为司理时,元夕以火花爆竹缚驴上,首尾并满,牵登太守之门,击柝而请,自白:“某献火驴,幸出一览。”时太守有爱子患痘,心绪方恶,辞之。于固请之。太守不得已,使阍人启钥。门甫辟,于火发机,推驴入。爆震驴惊,踶趹狂奔,又飞火射人,人莫敢近。驴穿堂入室,破瓯毁甑,火触成尘,窗纱都烬,家人大哗。痘儿惊陷,终夜而死。太守痛恨,将揭劾之。于浼诸司道,登堂负荆,乃免。
 
【翻译】
 
长山县的王㞳生进士担任县令的时候,每逢判案,依照犯罪的轻重,罚犯人交纳蝴蝶赎罪。于是公堂上千百只蝴蝶上下飞舞,如同风吹剪碎的锦缎,王㞳生看了拍案大笑。一天夜里,王㞳生梦见一位女子,穿着华丽的衣服,从容地走进屋来,对他说:“因为遭到你的虐政,很多姊妹都死了。我要让你先受点儿风流的小惩罚。”说完,化作一只蝴蝶,回旋飞翔着走了。第二天,王㞳生正在衙门中自斟自饮,忽然衙役报告,说直指使大人来了,王㞳生慌忙出去迎接,官帽上还插着妻子开玩笑时放上去的一朵白花,忘了摘下来。直指使看见了,认为他对自己不恭敬,把他大骂了一顿,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从此以后,罚交蝴蝶的命令就停止了。
 
青城人于重寅,性格狂放不羁。他当司理时,元宵节这天晚上,把烟花爆竹绑在驴子的身上,头上尾巴上都绑满了,牵着驴来到太守门前,敲着梆子请太守开门,说:“我来敬献火驴,请太守出来观看。”当时太守的爱子正出水痘,太守心绪很乱,就推辞了。于重寅不停地请求,太守不得已,就让守门人打开了门锁。门刚打开,于重寅就点燃了驴身上的烟花爆竹,把驴推进门内。爆竹炸响,驴受到惊吓,拼命狂奔,烟花爆竹又向人身上飞射,人不敢靠近。驴子穿堂入室,打破了瓶瓶罐罐,火到哪儿哪里就燃烧起来,窗纱都烧成了灰烬,太守家中乱成一片。出水痘的儿子受到惊吓,折腾了一夜死了。太守十分痛恨于重寅,要弹劾他。于重寅请了许多位司道官员说情,他自己又亲自登门负荆请罪,太守才不予追究。
 
【点评】
 
本篇包括两个风流放诞的故事,作者都不认可,但由于性质有所不同,解读和评价有所区别。放蝶故事中的王进士置法律量刑于不顾,竟然以自己的好恶“罚令纳蝶自赎”,作者站在保护动物的角度予以批评。于重寅的故事是不合时宜的个人恶作剧酿成了悲剧。由于作者认为无关宏旨,虽有微词,有批评,却也只是当做轻松的故事看待。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