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马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临清崔生,家窭贫,围垣不修。每晨起,辄见一马卧露草间,黑质白章,惟尾毛不整,似火燎断者。逐去,夜又复来,不知所自。崔有好友,官于晋,欲往就之,苦无健步,遂捉马施勒乘去。嘱属家人曰:“倘有寻马者,当如晋以告。”
 
既就途,马骛驶,瞬息百里。夜不甚[饣+炎]刍豆,意其病。次日紧衔不令驰,而马蹄嘶喷沫,健怒如昨。复纵之,午已达晋。时骑入市廛,观者无不称叹。晋王闻之,以重直购之。崔恐为失者所寻,不敢售。居半年,无耗,遂以八百金货于晋邸,乃自市健骡以归。
 
后王以急务,遣校尉骑赴临清。马逸,追至崔之东邻,入门,不见,索诸主人。主曾姓,实莫之睹。及入室,见壁间挂子昂画马一帧,内一匹毛色浑似,尾处为香炷所烧,始知马,画妖也。校尉难复王命,因讼曾。时崔得马赀,居积盈万,自愿以直贷曾,付校尉去。曾甚德之,不知崔即当年之售主也。
 
【翻译】
 
临清人崔生,家境贫寒,院子围墙坏了也没能力修。每天早晨起来,就看见一匹马卧在沾满露水的草丛间,这马黑底白花,只是尾毛不整齐,好像被火烧断的。崔生把马赶走,它夜里又回来了,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崔生有位好朋友,在山西当官,崔生要去找这个朋友,苦于没有车马,就抓住马加上鞍子缰绳要骑它到山西去。临走前嘱咐家人说:“如果有人来找马,你们就到山西告诉我。”
 
上路以后,马就奔驰起来,瞬息之间就走了一百多里。夜里马也不怎么吃草料,崔生以为马生病了。第二天他拉紧了缰绳不让马快跑,而马奋蹄喷沫,嘶叫不已,和昨天一样健壮。崔生放开缰绳,中午就到了山西。当时他骑着马上了大街,看到马的人无不称赞。晋王听说了这匹马,就要出高价购买。崔生恐怕失主来寻找,不敢出售。过了半年,家中也没有失主找马的消息,于是崔生就以八百两银子的价钱把马卖给了晋王府,他又买了一匹健壮的骡子骑着回去了。
 
后来晋王因为紧急事务,派一名校尉骑着马赶赴临清。马跑了,校尉追到崔生东边的邻居家,进了门,马就不见了,于是向这家主人索要。主人姓曾,说实在没有看见有马。进到屋里,看到他家墙上挂着一幅赵子昂画的马,其中一匹马的毛色和丢失的马很相似,马尾处被香火烧了,这才知道,这马原来是画妖。校尉难以向晋王交待,就告发了曾家。这时崔生得到卖马的钱以后,以此为资本发了财,积聚了上万两银子,自愿借给曾家钱,赔偿了马钱,校尉才回去了。曾家十分感谢崔生,不知崔生就是当年的卖马人。
 
【点评】
 
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非常喜欢画马,他在所画《人骑图卷》的题识中说:“画固难,识画尤难。吾好画马,盖得之于天,故颇尽其能事。若此图,自谓不愧唐人。世有识者,许渠巨眼。”又题:“吾自小年便爱画马,尔来得见韩幹真迹三卷,乃始得其意云。”流传下来的赵孟的画也以马的题材为多。现存主要有:《人马图卷》(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人骑图卷》、《秋郊饮马图卷》、《浴马图卷》(均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调良图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2006年西泠印社拍卖的《滚尘马图》成为当日古代作品的“标王”。由于赵孟画的马栩栩如生,有关赵孟画马的传说也就多了起来,明代文学家、书法家王稺登便说:“赵孟尝据床学马状,管夫人自牖中窥之,正见一匹马。”1760年的秋天,也就是乾隆二十五年,乾隆皇帝阅览《浴马图卷》时想到了赵孟据床学马的故事,在上面题诗道:“碧波澄澈朗见底,十四飞龙浴其里。奚官无事出上兰,骊黄牝牡凭区观。集贤画马身即马,牖中窥之无真假。”本篇大概是依据赵孟所画的马成为真马的民间传说改写的。不过,蒲松龄的生花妙笔和赵孟的惟妙惟肖的马画也真是珠联璧合,读后令人遐想不已。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