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术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黄生,故家子,才情颇赡,夙志高骞。村外兰若,有居僧某,素与分深。既而僧云游,去十馀年复归。见黄,叹曰:“谓君腾达已久,今尚白纻耶?想福命固薄耳。请为君贿冥中主者。能置十千否?”答言:“不能。”僧曰:“请勉办其半,馀当代假之。三日为约。”黄诺之,竭力典质如数。
 
三日,僧果以五千来付黄。黄家旧有汲水井,深不竭,云通河海。僧命束置井边,戒曰:“约我到寺,即推堕井中。候半炊时,有一钱泛起,当拜之。”乃去。黄不解何术,转念效否未定,而十千可惜,乃匿其九,而以一千投之。少间,巨泡突起,铿然而破,即有一钱浮出,大如车轮。黄大骇。既拜,又取四千投焉。落下,击触有声,为大钱所隔,不得沉。日暮,僧至,谯让之曰:“胡不尽投?”黄云:“已尽投矣。”僧曰:“冥中使者止将一千去,何乃妄言?”黄实告之。僧叹曰:“鄙吝者必非大器。此子之命合以明经终,不然,甲科立致矣。”黄大悔,求再禳之,僧固辞而去。黄视井中钱犹浮,以绠钓上,大钱乃沉。是岁,黄以副榜准贡,卒如僧言。
 
异史氏曰:岂冥中亦开捐纳之科耶?十千而得一第,直亦廉矣。然一千准贡,犹昂贵耳。明经不第,何值一钱!
 
【翻译】
 
黄生原是大户人家的儿子,很有才学,平素志向高远。村外有座寺庙,居住着一位和尚,一向与黄生交情很深。后来和尚外出云游,去了十多年才回来。看到黄生,感叹说:“我还以为你早就飞黄腾达了,你现在还是个普通百姓啊?想来你的福分太薄了。请让我替你去给阴间主管福禄的神送点儿礼。你能筹备一万钱吗?”黄生回答说:“不能。”和尚说:“请尽力预备五千钱,其馀的我帮你借借。三日内准备好。”黄生答应了,又当又借地尽力凑足了钱数。
 
第三天,和尚果然拿来五千钱交给黄生。黄家原有一口吃水的井,很深,井水从不枯竭,有人说这口井通着江海。和尚让黄生把钱捆好放在井沿上,告诫说:“估计我回到庙里,就把钱推到井里。过半顿饭工夫,有一个钱漂上来,你就磕头拜谢。”说完就走了。黄生不知这是什么法术,又想到有没有效验还不肯定,把一万钱扔到井里太可惜了,就藏起了九千,只把一千钱投入井内。不一会儿,井里冒起大泡,“嘣”的一声水泡破了,就有一个钱浮了上来,有车轮那样大。黄生大惊。拜完,又取出四千钱投下去。落下以后,发出碰撞的声音,被大钱挡住了,沉不下去。天黑了,和尚来了,责备他说:“为什么不全扔进去?”黄生说:“已经全都投进去了。”和尚说:“阴间的使者只拿到了一千钱,你怎么说谎?”黄生把实情告诉了和尚。和尚叹息着说:“吝啬鬼绝对成不了大器。你命中注定只能当个贡生了,不然的话,进士都能取得啊。”黄生特别后悔,请求和尚再次作法,和尚坚决拒绝,然后走了。黄生看到扔到井中的钱还浮着,用绳子把这些钱钓上来,大钱才沉下去。这年,黄生考了个副贡生,结果与和尚说的一样。
 
异史氏说:难道阴间也有捐纳之科吗?用一万钱可以得一个进士,也太便宜了。然而一千钱才给一个副贡生,又太昂贵了。可贡生如果考不中进士,一文钱也不值呀!
 
【点评】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凡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或成本,舍不得成本,自然难以收获预期的结果。黄生由于舍不得钱,和尚预定的贿嘱计划于是大打折扣,仅仅“以副榜准贡”。小说讽刺鄙吝小气之人难以成大器。不过作者选择的事例却是科举选拔,而且以和尚作法贿赂阴冥中主持的官员演绎故事,“岂冥中亦开捐纳之科耶?”讽刺影射之意不言而喻。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