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津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李某昼卧,见一妇人自墙中出,蓬首如筐,发垂蔽面,至床前,始以手自分,露面出,肥黑绝丑。某大惧,欲奔。妇猝然登床,力抱其首,便与接唇,以舌度津,冷如冰块,浸浸入喉。欲不咽而气不得息,咽之稠黏塞喉。才一呼吸,而口中又满,气急复咽之。如此良久,气闭不可复忍。闻门外有人行声,妇始释手去。由此腹胀喘满,数十日不食。或教以参芦汤探吐之,吐出物如卵清,病乃瘥。
 
【翻译】
 
李某白天睡觉,看见一个女人从墙里出来,头像个装着乱草的筐,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她来到床前,才用手把头发分开,露出脸来,又肥又黑丑陋之极。李某非常害怕,想跑。女人突然上了床,用力抱着他的头,就与他接吻,并用舌头把津液度入他的口中,津液冷如冰块,一点儿一点儿进入喉咙内。想不咽下去,但喘不过气来,咽下去又稠又粘塞住喉咙。刚一呼吸,口中又满了,一喘气又咽了下去。这样过了好长时间,憋得他再也不能忍受。这时听到门外有人走路的声音,女人才松开手走了。从此以后,李某腹胀得喘不过气来,数十天不能吃东西。有人告诉他喝点参芦汤试试看能否吐出来,结果吐出了像鸡蛋清一样的东西,病才好了。
 
【点评】
 
自六朝志怪小说以来,在中国文言小说中,虽然不乏表现恐怖趣味的小说,或者出于宗教劝诫,或者出于道德警告,或者只是单纯宣扬恐怖,但都限于外在的笼统的感受。像《鬼津》这样集恐惧、厌恶、憋闷、恶心等多种感受于一身的细腻逼真描写,虽然没有什么社会意义,在文学技巧上却无疑显示着进步和探索。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