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异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鸽类甚繁,晋有坤星,鲁有鹤秀,黔有腋蝶,梁有翻跳,越有诸尖,皆异种也。又有靴头、点子、大白、黑石、夫妇雀、花狗眼之类,名不可屈以指,惟好事者能辨之也。邹平张公子幼量,癖好之,按经而求,务尽其种。其养之也,如保婴儿,冷则疗以粉草,热则投以盐颗。鸽善睡,睡太甚,有病麻痹而死者。张在广陵,以十金购一鸽,体最小,善走,置地上,盘旋无已时,不至于死不休也,故常须人把握之。夜置群中,使惊诸鸽,可以免痹股之病,是名“夜游”。齐鲁养鸽家,无如公子最,公子亦以鸽自诩。
 
一夜,坐斋中,忽一白衣少年叩扉入,殊不相识。问之,答曰:“漂泊之人,姓名何足道。遥闻畜鸽最盛,此亦生平所好,愿得寓目。”张乃尽出所有,五色俱备,灿若云锦。少年笑曰:“人言果不虚,公子可谓尽养鸽之能事矣。仆亦携有一两头,颇愿观之否?”张喜,从少年去。月色冥漠,野圹萧条,心窃疑惧。少年指曰:“请勉行,寓屋不远矣。”又数武,见一道院,仅两楹。少年握手入,昧无灯火。少年立庭中,口中作鸽鸣。忽有两鸽出,状类常鸽,而毛纯白,飞与檐齐,且鸣且斗,每一扑,必作觔斗。少年挥之以肱,连翼而去。复撮口作异声,又有两鸽出,大者如鹜,小者裁如拳,集阶上,学鹤舞。大者延颈立,张翼作屏,宛转鸣跳,若引之;小者上下飞鸣,时集其顶,翼翩翩如燕子落蒲叶上,声细碎,类鼗鼓;大者伸颈不敢动。鸣愈急,声变如磬,两两相和,间杂中节。既而小者飞起,大者又颠倒引呼之。张嘉叹不已,自觉望洋可愧。遂揖少年,乞求分爱,少年不许。又固求之。少年乃叱鸽去,仍作前声,招二白鸽来,以手把之,曰:“如不嫌憎,以此塞责。”接而玩之,睛映月作琥珀色,两目通透,若无隔阂,中黑珠圆于椒粒,启其翼,胁肉晶莹,脏腑可数。张甚奇之,而意犹未足,诡求不已。少年曰:“尚有两种未献,今不敢复请观矣。”方竞论间,家人燎麻炬入寻主人。回视少年,化白鸽,大如鸡,冲霄而去。又目前院宇都渺,盖一小墓,树二柏焉。与家人抱鸽,骇叹而归。试使飞,驯异如初,虽非其尤,人世亦绝少矣。于是爱惜臻至。积二年,育雌雄各三。虽戚好求之,不得也。
 
有父执某公,为贵官。一日,见公子,问:“畜鸽几许?”公子唯唯以退。疑某意爱好之也,思所以报而割爱良难。又念:长者之求,不可重拂。且不敢以常鸽应,选二白鸽,笼送之,自以千金之赠不啻也。他日,见某公。颇有德色,而某殊无一申谢语。心不能忍,问:“前禽佳否?”答云:“亦肥美。”张惊曰:“烹之乎?”曰:“然。”张大惊曰:“此非常鸽,乃俗所言‘靼鞑’者也!”某回思曰:“味亦殊无异处。”张叹恨而返。至夜,梦白衣少年至,责之曰:“我以君能爱之,故遂托以子孙。何乃以明珠暗投,致残鼎镬!今率儿辈去矣。”言已,化为鸽,所养白鸽皆从之,飞鸣径去。天明视之,果俱亡矣。心甚恨之,遂以所畜,分赠知交,数日而尽。
 
异史氏曰:物莫不聚于所好,故叶公好龙,则真龙入室;而况学士之于良友,贤君之于良臣乎!而独阿堵之物,好者更多,而聚者特少。亦以见鬼神之怒贪而不怒痴也。
 
向有友人馈朱鲫于孙公子禹年,家无慧仆,以老佣往。及门,倾水出鱼,索柈而进之。及达主所,鱼已枯毙。公子笑而不言,以酒犒佣,即烹鱼以飨。既归,主人问:“公子得鱼颇欢慰否?”答曰:“欢甚。”问:“何以知?”曰:“公子见鱼便欣然有笑容,立命赐酒,且烹数尾以犒小人。”主人骇甚,自念所赠颇不粗劣,何至烹赐下人?因责之曰:“必汝蠢顽无礼,故公子迁怒耳!”佣扬手力辩曰:“我固陋拙,遂以为非人也!登公子门,小心如许,犹恐筲斗不文,敬索柈出,一一匀排而后进之,有何不周详也?”主人骂而遣之。
 
灵隐寺僧某,以茶得名,铛臼皆精。然所蓄茶有数等,恒视客之贵贱以为烹献,其最上者,非贵客及知味者,不一奉也。一日,有贵官至,僧伏谒甚恭,出佳茶,手自烹进,冀得称誉。贵官默然。僧惑甚,又以最上一等烹而进之。饮已将尽,并无赞语。僧急不能待,鞠躬曰:“茶何如?”贵官执盏一拱曰:“甚热。”
 
此两事,可与张公子之赠鸽同一笑也。
 
【翻译】
 
鸽子的种类甚多,山西有坤星,山东有鹤秀,贵州有腋蝶,汉中有翻跳,浙江有诸尖,这些都是特异的品种。又有靴头、点子、大白、黑石、夫妇雀、花狗眼之类,品种多得数不过来,只有爱好养鸽的人才能辨别出来。邹平县张幼量公子,有养鸽的癖好,他按照《鸽经》寻求鸽子,力求拥有所有的鸽种。他饲养鸽子,如同照料婴儿,鸽子着凉了就用甘草治疗,伤热了就用盐粒治疗。鸽子爱睡觉,睡得太多,有的就会患麻痹症死掉。张公子在扬州花十两银子买得一只鸽子,这只鸽子体型最小,善于走路,把它放在地上,就不停地转着圈走,不到累死不会停止,所以常常得有人把它握在手里。夜晚把它放在鸽群当中,让他惊动其他鸽子,可以避免鸽子得腿脚麻木的毛病,这只鸽子名字叫“夜游”。山东一带养鸽的行家,谁也不如张公子养得好,张公子也以善于养鸽自诩。
 
一天夜晚,张公子坐在书斋中,忽然看见一个白衣少年敲门进来,是个从来不认识的人。张公子问他,回答说:“我是漂泊之人,姓名不值一提。老远就听说您养的鸽子最兴盛,这也是我平生的爱好,请让我开开眼。”张公子就把所有的鸽子放出来,真是五色俱全,灿如云锦。少年笑着说:“人们说的果然不错,公子可称得上养鸽的大能家了。我也带着一两只,您愿意看看吗?”张公子大喜,跟着少年走了。月色昏暗,野地荒坟十分萧条,张公子内心感到疑虑恐惧。少年伸手一指说:“公子再走几步,我的住处不远了。”又走了几步,见到一个道观,只有两间。少年握着张公子的手进去,里面很黑,没有灯火。少年站在庭院中,口中学作鸽子鸣叫。忽然有两只鸽子飞出来,形状类似一般的鸽子,而毛色纯白,它们飞到屋檐那么高,一边鸣叫,一边格斗,每次扑斗到一块,必然要翻个跟斗。少年一挥手臂,它们并翼飞去。少年又撮起嘴唇发出奇怪的声音,又有两只鸽子飞来,大的有鸭子那么大,小的只有拳头大小,它们落在台阶上,学着仙鹤跳舞。大的那只伸长脖子站立,张开的两翼像屏风一样,转来转去,又叫又跳,像是在引逗那只小鸽子;小鸽子上下飞动鸣叫,有时落在大鸽子的头顶,扇动翅膀,就像燕子落在蒲叶上面,声音细碎,好像摇响的拨浪鼓;那大鸽子伸着脖子不敢动。叫声越发急切,变成了像磬发出的声音,它们的鸣叫两两应和,间歇错落都合乎节拍。不久,小鸽子飞起来,大的又反复招引它。张公子称赏不已,自觉望尘莫及。他就给少年作揖,请求割爱,少年不同意。张公子又执意恳求。少年就喝走两只鸽子,仍旧发出先前鸽鸣之声,招来了那两只白鸽,把它们拿在手里,说:“如果你不嫌弃,就用这两只鸽子充数吧。”张公子接过来赏玩,只见鸽子的眼睛在月光下呈现出琥珀的颜色,两眼清透明亮,像是毫无阻隔,中间的黑眼珠圆得像花椒粒,掀起鸽子的翅膀,胁下的肉晶莹透明,连脏腑都可看清。张公子特别惊奇,可还感到不满足,就转弯抹角地继续索求。少年说:“还有两种没献出来,现在也不敢再请你看了。”两人正争论的时候,家人点着火炬进来找张公子。回头看那少年,化作一只白鸽,有鸡那么大,冲上夜空飞走了。再看眼前的院落房舍都不见了,是一座小坟墓,墓前长着两棵柏树。张公子和家人抱着鸽子惊叹着回去了。张公子让两只鸽子试飞,它们驯服异常,犹如当初,虽然不是少年最好的鸽子,在人间也是极为罕见的了。于是张公子对它们爱惜到了极点。过了两年,繁育了雌雄各三只小鸽子,即使亲戚朋友索要,也不可得到。
 
张公子父亲的朋友某公,是个高官。一天,他见到张公子,问:“你养了多少鸽子?”公子支支吾吾地退了下来。他猜想某公的意思是喜好鸽子,想赠送鸽子报答他又觉得难以割爱。但想到:长辈的要求不可过分地违背。而且不敢拿一般的鸽子来应付,就选出两只白鸽,用笼子装上送给某公,自认为这不异于千金的馈赠。又一天,张公子见到某公,颜面上露出施惠于人的神色,可是某公却连一句表示感谢的话也没说。他心里忍不住,问道:“前些天送您的鸽子好不好?”回答说:“也很肥美。”张公子惊叫道:“您煮着吃了?”回答说:“是的。”张公子大惊失色地说:“这不是一般的鸽子,就是人们常说的‘鞑靼’那个品种啊!”某公回味道:“味道也没有一点儿特别之处啊!”张公子又叹息又悔恨地回家了。到了夜里,他梦见白衣少年来了,责备他说:“我以为您能爱护鸽子,所以就把子孙托付于您。为什么明珠暗投,招致被煮死的惨祸!现在,我带着孩子们走啦!”说完,少年就化作白鸽,张公子所养的白鸽全都跟随它,一边飞一边叫着径直离去。天亮后,张公子去看鸽子,果然全都不见了。他心里十分惆怅,就把平日里所养的鸽子,分别赠送朋友,几天工夫就送完了。
 
异史氏说:万物莫不聚集在喜欢它的人手中,所以叶公好龙,真龙就降临他家;何况学士渴望良友就能得到良友,贤君渴望良臣就能得到良臣呢!唯独钱财,喜好的人更多,而聚集到钱财的人特别少。由此可见鬼神恼恨贪婪的人,而不恼恨痴迷的人。
 
从前,有个朋友赠送孙禹年公子红鲫鱼,家中没有聪明伶俐的仆人,就派一个老仆送去。来到孙府门前,老仆倒掉了水,拿出鱼,索要一只盘子把鱼摆放好,送进去。等到达主人那里,鱼已经干死。孙公子见了笑笑没有说话,用酒犒赏老仆,并让烹了鱼给他佐酒。老仆回来之后,主人问:“公子得到鱼高兴不?”回答:“特别高兴。”问:“你怎么知道?”说:“公子见到鱼就高兴地露出笑容,当即命人赐我酒喝,并且还烹了几尾鱼犒赏小人。”主人吓了一跳,自忖所赠送的鱼并不粗劣,何至于烹了赏赐下人?就责备老仆说:“必然是你愚蠢无礼,所以公子迁怒于鱼!”老仆扬着手竭力辩解说:“我当然无知蠢笨,您就以为我是不懂事理的人?我登门给公子送鱼,小心到这种地步,犹恐鱼装在水桶里不雅观,恭敬地要了一只盘子,把鱼一条一条地排放整齐后进献给他,有哪一点儿不周详呢?”主人听罢大骂一顿,打发他走了。
 
灵隐寺有个和尚,以茶道得名,茶铛、茶臼都很精美。然而他所收藏的茶叶有好几等,常常根据客人身份的高低决定煮献茶叶的等级,最上品的茶叶,不是贵客和深谙茶道的人,一点儿不拿出来。一天,来了位贵官,和尚恭恭敬敬地拜谒,拿出上好茶叶,亲自煮好献上,希望得到称誉。贵官喝了一言不发。和尚非常困惑,又把最上等的茶叶煮好献给他。茶已经快喝光了,并没有赞赏的话。和尚急不可待,鞠躬问道:“茶的味道怎么样?”贵官端着茶杯,一拱手说:“太烫!”
 
这两件事,可与张公子赠鸽同样博人一笑。
 
【点评】
 
根据考古和文献的记载,人类驯养鸽子的历史已经有五千多年了。中国驯养鸽子的历史大致同步。唐代宰相张九龄曾让鸽子送信千里。南宋皇帝赵构喜养鸽,“万鸽盘旋绕帝都,暮收朝放费工夫”的诗句至今脍炙人口。明代邹平张万钟所著的《鸽经》,是分类详细、记载丰富的一部世界上最早的养鸽专著。本篇中的“邹平张公子”即影射其人或以其为模特。《鸽经》写于明末,刊行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蒲松龄是否看到刻本不好说,但张万钟是明末清初名人,又是王渔洋的岳父,蒲松龄熟悉其人其事并可能看到《鸽经》的抄本大概没有问题。
 
驯养鸽子有不同的目的。或为观赏,或为军事通讯,或为食用。其中观赏属于精神层面,即“好”,是审美,为作者所欣赏。反之,为了口腹,为了钱,或为了其他的目的,作者认为都是焚琴煮鹤。本篇小说不仅表达了作者的审美欣赏趣味,是一个博物家,而且展示了高超的描摹动物的技巧,其中写鸽子的形状外貌,翩翩起舞的生动形象,无疑得到了《诗·小雅·无羊》篇状物写貌的真髓。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