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公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青州董尚书可畏,家庭严肃,内外男女,不敢通一语。一日,有婢仆调笑于中门之外,公子见而怒叱之,各奔去。及夜,公子偕僮卧斋中。时方盛暑,室门洞敞。更深时,僮闻床上有声甚厉,惊醒。月影中,见前仆提一物出门去。以其家人故,弗深怪,遂复寐。忽闻靴声訇然,一伟丈夫赤面修髯,似寿亭侯像,捉一人头入。僮惧,蛇行入床下。闻床上支支格格,如振衣,如摩腹,移时始罢。靴声又响,乃去。僮伸颈渐出,见窗棂上有晓色。以手扪床上,着手沾湿,嗅之血腥。大呼公子,公子方醒。告而火之,血盈枕席。大骇,不知其故。
 
忽有官役叩门。公子出见,役愕然,但言怪事。诘之,告曰:“适衙前一人神色迷罔,大声曰:‘我杀主人矣!’众见其衣有血污,执而白之官。审知为公子家人。渠言已杀公子,埋首于关庙之侧。往验之,穴土犹新,而首则并无。”公子骇异,趋赴公庭,见其人即前狎婢者也。因述其异。官甚惶惑,重责而释之。公子不欲结怨于小人,以前婢配之,令去。积数日,其邻堵者,夜闻仆房中一声震响若崩裂,急起呼之,不应。排闼入视,见夫妇及寝床,皆截然断而为两,木肉上俱有削痕,似一刀所断者。关公之灵迹最多,未有奇于此者也。
 
【翻译】
 
山东青州董可威尚书家,家法森严,内宅和外边的男女不敢说一句话。一天,有个丫环和男仆在中门外调笑,董公子见了,便加怒叱,两人各自跑开了。这天夜晚,董公子和书僮睡在书斋中。当时正值盛暑,书斋的门大敞四开。深夜,书僮听到床上发出特别大的声响,被惊醒了。在月色下,他看见白天遭到董公子叱骂的男仆拎着一样东西走出门去。因为他是家仆的缘故,所以书僮并不觉得怎么奇怪,又入睡了。忽然书僮听见很响的靴子声,只见一个魁伟的男子红脸膛,长须髯,长得和寿亭侯关羽的像一样,手提一颗人头进了书斋。书僮吓坏了,像蛇一样爬到床底下。只听床上发出“吱吱格格”的声响,像是在抖动衣服,又像是按摩肚子,过了好一会儿声音才消失。靴子声又一次响起,那个红脸大汉离开了书斋。书僮伸着脖子慢慢出来,见窗棂上已露出晓色。他用手往床上一摸,手上沾了又粘又湿的东西,一闻有股血腥气。书僮大声招呼公子,董公子这才醒来。书僮告诉了夜里所见,拿来火往床上一照,只见枕席之上到处是血。两人大惊失色,不知怎么回事。
 
忽听官府的衙役敲门。董公子出去见客,衙役见到他十分惊愕,只说怪事。询问他,告诉说:“刚才在衙门前有一个人神志迷惘,大声说:‘我杀主人啦!’众人见他衣服上有血迹,就把他捉了来报告官府。审问之后,知道是董公子的家人。他说已经杀了公子,把头埋在关帝庙旁边。我们去那里察验,坑土还是新挖的,可并没有人头。”董公子听了又吃惊又奇怪,赶快来到公堂,一看那人正是同丫环调情的仆人。董公子就讲述了夜里家中发生的怪事。当官的听了十分惶惑不解,就把那仆人重重责罚一顿释放了。董公子不想和小人结怨,就把那个丫环许配给男仆,让他们一块儿离开。过了几天,和这仆人一墙之隔的邻居,夜里听到仆人房中发出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急忙起身招呼他们,没有人应。推开门进去一看,夫妇俩和那张睡床,全都被齐刷刷地断为两半,木头和肉体上全都留下了削过的痕迹,好像是一刀砍断的。关公显灵的事迹最多,没有比这件事奇特的。
 
【点评】
 
这是一篇带有宗教意味的小说,不过不是什么神仙佛祖,而是宣扬关公的灵迹。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出现后,关羽在中国文化中的社会地位日益高涨,灵迹也特别地多起来。本篇就是写关公为家风严肃正派的董尚书一家看家护院,保护了董公子的生命,惩戒了意图谋害的家仆的故事。不过,冷静想起来,婢仆不过是调笑,并没有招惹谁。事发后婢仆被杀颇为可疑,毕竟董公子所谓被杀未遂是捕风捉影,而婢仆的被杀却是血淋淋的现实。到底婢仆是被关公所杀,抑或是被他人冒称是关公所杀,大概是很值得研究的事。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