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画工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吴门画工某,忘其名。喜绘吕祖,每想像而神会之,希幸一遇。虔结在念,靡刻不存。一日,值群丐饮郊郭间,内一人敝衣露肘,而神采轩豁。心忽动,疑为吕祖。谛视觉愈确,遂捉其臂曰:“君吕祖也。”丐者大笑。某坚执为是,伏拜不起。丐者曰:“我即吕祖,汝将奈何?”某叩头,但祈指教。丐者曰:“汝能相识,可谓有缘。然此处非语所,夜间当相见也。”再欲遮问,转盼已杳。骇叹而归。
 
至夜,果梦吕祖来,曰:“念子志虑耑诚,特来一见。但汝骨气贪吝,不能为仙。我使子见一人可也。”即向空一招,遂有一丽人蹑空而下,服饰如贵嫔,容光袍仪,焕映一室。吕祖曰:“此乃董娘娘,子审志之。”既而又问:“记得否?”答:“已记之。”又曰:“勿忘却。”俄而丽者去,吕祖亦去。醒而异之,即梦中所见,肖而藏之,终亦不解所谓。
 
后数年,偶游于都。会董妃薨,上念其贤,将为肖像。诸工群集,口授心拟,终不能似。某忽触念梦中人,得无是耶?以图呈进。宫中传览,皆谓神肖。由是授官中书,辞不受,赐万金。于是名大噪。贵戚家争遗重币,乞为先人传影。但悬空摹写,罔不曲似。浃辰之间,累数巨万。
 
莱芜朱拱奎曾见其人。
 
【翻译】
 
苏州有个画师,忘了他的名字。他喜欢画吕洞宾,每每在想象中与吕洞宾神交,希望有幸一遇。这个虔诚的念头凝结在心中,无时无刻不存在希望。一天,画师遇到一群乞丐在城郊饮酒,其中一人衣衫破烂露着两肘,可是神气轩昂豁达。画师见此心中忽然一动,疑心此人即是吕洞宾。仔细端详,越发感觉确切无疑,就一下子抓住那人的胳膊说:“您是吕祖啊。”乞丐大笑。画师坚持认为他是吕洞宾,伏下身来跪拜不肯起来。乞丐说:“我就是吕祖,你要怎么样?”画师叩头,只请指教。乞丐说:“你能认出我来,可说是有缘。然而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夜间我们相见。”画师再要拦着问他,转眼间已不知踪迹。画师惊叹着回到家中。
 
到了夜里,果然梦见吕洞宾来了,说:“念及你志愿专一,特地前来相见。但是你本质贪婪吝啬,不能成仙。我可以让你见一个人。”当即向空中一招手,就有一个美人凌空而来,服饰打扮像贵嫔,她的容光服色映照一室。吕洞宾说:“这是董娘娘,你仔细记住她。”之后又问:“记得不?”回答:“已经记住了。”吕洞宾又说:“不要忘记。”一会儿,美人离去,吕洞宾也离开。画师醒来,觉得这梦不同寻常,就把梦中所见的美人画下来,保存好,但始终不明白吕洞宾讲的话是什么意思。
 
几年之后,画师偶然到京城游历。正赶上董妃死去,皇上思念她贤德,要为她画像。许多画师聚集在一起,有人口授董妃相貌,画师们又在心中想象,可始终都画不像。这位苏州画师忽然心有所动,想起梦中出现的美人,该不是董妃吧?就把那幅画像呈献朝廷。宫中人传看后,都说传神酷似。于是授给他中书舍人官职,画师辞官不受,又赐白银万两。于是名声大噪。皇亲国戚之家争相馈赠重金,请求为过世的先人画像。画师只是凭空摹画,无不委曲相似。十来天时间,就积累了上万的财富。
 
莱芜朱拱奎见过这个人。
 
【点评】
 
表面上看,本篇是叙述传说中八仙之一吕洞宾的灵迹的,实际上反映的却是清代初期的政治新闻,即顺治帝董鄂妃之死在民间的传闻。
 
董鄂妃是顺治帝的宠妃,其死在当时给予朝政以很大影响,据《清列朝后妃传稿》记载,“妃既薨,帝忽忽不乐,……又亲制行状,述妃懿媺,以寄其哀。及崩,遗诏罪己,始以丧祭逾礼自悔焉”。“丧祭逾礼”,以致成为皇帝反省的题目,可见当时丧祭规模之大。“上念其贤,将为肖像,诸工群集”,可能即为其中之一项规划,当然,也可能完全是民间不实的传闻。
 
正因为《吴门画工》事涉政治,所以青柯亭本《聊斋志异》删去了此篇。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