厍将军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厍大有,字君实,汉中洋县人。以武举隶祖述舜麾下,祖厚遇之,屡蒙拔擢,迁伪周总戎。后觉大势既去,潜以兵乘祖。祖格拒伤手,因就缚之,纳款于总督蔡。至都,梦至冥司,冥王怒其不义,命鬼以沸油浇其足。既醒,足痛不可忍。后肿溃,指尽堕。又益之疟。辄呼曰:“我诚负义!”遂死。
 
异史氏曰:事伪朝固不足言忠,然国士庸人,因知为报,贤豪之自命宜尔也。是诚可以惕天下之人臣而怀二心者矣。
 
【翻译】
 
厍大有,字君实,汉中洋县人。以武举人的身份在祖述舜手下做军官,祖述舜非常器重他,多次提拔,升为伪周的总兵。后来觉得伪周的大势已去,就暗中带着兵士袭击祖述舜。格斗中祖述舜伤了手,厍大有就把他捆绑起来,归顺了总督蔡毓荣。到了京城,厍大有梦见自己来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对他卖主求荣的行为十分愤怒,命鬼往他脚上浇滚油。醒来之后,他脚痛难忍。后来两脚脓肿溃烂,脚趾都烂掉了。后来又得了疟疾。他总是大叫:“我真是忘恩负义呀!”就死了。
 
异史氏说:供事于伪朝本来不足以称忠,然而或者按国中杰出之士、或者按一般百姓的标准,对知遇之恩一定要有相应的报答,这也是贤豪之士自认为应该做的。这件事真可以让所有为人臣而怀有二心的人心生戒惧。
 
【点评】
 
忠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在国家、民族、社会的发展中起过重要作用。在社会动荡变革中,人们往往也用它来臧否人物。
 
但所谓忠义只限于对个人或某团体负责,缺乏更高更大更统一更具有理念的目标,是一种封建文化,也是中国人的人生观中的缺陷。蒲松龄在本篇用以指责厍大有的“国士庸人,因知为报,贤豪之自命宜尔也”的观念,实际上鼓吹的是一种知己之感,与国家、民族、理想的追求有很大的距离,具体实施起来充满矛盾。放在厍大有身上,无疑要求他像关羽那样在华容道上放了曹操,为祖述舜尽义,却又与“事伪朝固不足言忠”相纠结。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