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彦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徐州梁彦,患鼽嚏,久而不已。一日方卧,觉鼻奇痒,遽起大嚏,有物突出落地,状类屋上瓦狗,约指顶大。又嚏,又一枚落。四嚏,凡落四枚。蠢然而动,相聚互嗅。俄而强者啮弱者以食,食一枚,则身顿长。瞬息吞并,止存其一,大于鼫鼠矣。伸舌周匝,自舐其吻。梁大愕,踏之。物缘袜而上,渐至股际。捉衣而撼摆之,黏据不可下。顷入衿底,爬抓腰胁。大惧,急解衣掷地,扪之,物已贴伏腰间。推之不动,掐之则痛,竟成赘疣,口眼已合,如伏鼠然。
 
【翻译】
 
徐州人梁彦得了流鼻涕打喷嚏的病,许久不愈。一天,梁彦正在睡觉,觉得鼻子奇痒,骤然大打喷嚏,有个东西冲出鼻孔,落在地上,样子像装饰屋脊的瓦狗,约有指甲盖那么大。他又打喷嚏,又落下一枚。打了四个喷嚏,一共落下四枚。那东西缓缓蠕动,聚在一起,互相嗅着。一会儿,强的去吃弱的,每吃一枚,身体便立刻长大。瞬息强的吃光了弱的,只剩下其中一枚,这时它比鼫鼠还大。它伸出舌头来舔了一周,舔净自己的嘴唇。梁彦异常惊愕,要踩死它。它却顺着梁彦的袜子往上爬,逐渐爬到大腿上。梁彦扯起衣服来用力抖动,它紧贴在衣服上,抖不下去。顷刻之间,它钻进衣襟里去,在梁彦的腰上肋间抓挠。梁彦大为恐惧,急忙脱下衣服,丢在地上,用手一摸,那东西已经附着在腰间。推它不动,掐它就痛,竟然成了肉瘤,口和眼都已经闭上,就像一只老鼠趴在那里。
 
【点评】
 
徐州梁彦所患的两种疾病,由鼽嚏到赘疣,都属于外科疑难杂症。蒲松龄把这个疾病转移的过程加以动态化的描述,其丰富的想象和形象的描述与卷一的《瞳人语》颇为相似。不过,在《瞳人语》中,是眼中的两个小瞳人合作互动,后来合居一处,使患病人由白内障转为重瞳。而在《梁彦》中,“状类屋上瓦狗”的小东西则是从患病人的鼻子中脱落,经过打斗,由四枚合而为一,爬抓到腰间成为赘疣。
 
把疾病现象转为生动的小说,在《聊斋志异》中所在多有,成为《聊斋志异》题材的一个重要特色。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