馎饦媪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韩生居别墅半载,腊尽始返。一夜,妻方卧,闻人行声。视之,炉中煤火,炽耀甚明。见一媪,可八九十,鸡皮橐背,衰发可数。向女曰:“食馎饦否?”女惧不敢应。媪遂以铁箸拨火,加釜其上,又注以水。俄闻汤沸,媪撩襟启腰橐,出馎饦数十枚,投汤中,历历有声。自言曰:“待寻箸来。”遂出门去。女乘媪去,急起捉釜倾箦后,蒙被而卧。少刻,媪至,逼问釜汤所在。女大惧而号,家人尽醒,媪始去。启箦照视,则土鳖虫数十,堆累其中。
 
【翻译】
 
韩生在别墅住了半年,到年底才回家。一天夜里,妻子刚躺下,就听见人走路的声音。她睁眼一看,炉中的煤火熊熊燃烧,火苗明亮。只见一个老太太,大约八九十岁,满脸皱纹,驼着背,头发稀疏可数。老太太对韩妻说:“吃汤饼吗?”韩妻心中恐惧,不敢搭腔。于是老太太用火筷子拨火,放上锅,倒上水。一会儿就听水烧得沸腾起来,老太太撩开衣襟,打开腰间的口袋,拿出几十个汤饼,扔到锅里,每下一个汤饼都清晰有声。老太太自言自语说:“等我找双筷子来。”便走出屋门。韩妻乘老太太走开的当口,急忙起身,拿起锅来,把汤饼倒在箦床的后面,盖好被子躺下。不多时,老太太回到屋里,追问那锅汤饼哪里去了。韩妻吓得喊了起来,家人都被吵醒,老太太这才离去。家人掀开箦床,用灯一照,却见几十只土鳖虫堆积在那里。
 
【点评】
 
故事写韩生的妻子在夜间的恐怖经历。
 
她看到一个不速而至的老媪喧宾夺主在家里煮馎饦。情节不复杂,描写极其简练,比如老媪的长相,“可八九十,鸡皮橐背,衰发可数”;对话不多,都是老媪独语,却强硬不容置辩。老媪煮馎饦的动作威猛,生硬干练。后来与韩妻发生冲突。故事只是在结尾显出怪异,非同一般——馎饦竟然是“土鳖虫数十,堆累其中”,令人后怕。
 
在中国的志怪类文言小说中,颇有一类作品,作者的用意不在故事,不在人物,而在于趣味,“作意好奇”,其趣味颇有黑色幽默的味道,唐传奇《玄怪录》中的《元无有》首开其端,本篇即是其苗裔。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