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客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长清某,贩布为业,客于泰安。闻有术人工星命之学,诣问休咎。术人推之曰:“运数大恶,可速归。”某惧,囊赀北下。途中遇一短衣人,似是隶胥,渐渍与语,遂相知悦。屡市餐饮,呼与共啜,短衣人甚德之。某问所干营,答言:“将适长清,有所勾致。”问为何人。短衣人出牒,示令自审,第一即己姓名。骇曰:“何事见勾?”短衣人曰:“我非生人,乃蒿里山东四司隶役。想子寿数尽矣。”某出涕求救,鬼曰:“不能。然牒上名多,拘集尚需时日。子速归,处置后事,我最后相招,此即所以报交好耳。”无何,至河际,断绝桥梁,行人艰涉。鬼曰:“子行死矣,一文亦将不去。请即建桥,利行人,虽颇烦费,然于子未必无小益。”某然之。
 
归,告妻子作周身具,尅日鸠工建桥。久之,鬼竟不至,心窃疑之。一日,鬼忽来曰:“我已以建桥事上报城隍,转达冥司矣,谓此一节可延寿命。今牒名已除,敬以报命。”某喜感谢。后再至泰山,不忘鬼德,敬赍楮锭,呼名酹奠。既出,见短衣人匆遽而来曰:“子几祸我!适司君方莅事,幸不闻知,不然,奈何!”送之数武,曰:“后勿复来。倘有事北往,自当迂道过访。”遂别而去。
 
【翻译】
 
长清县的某人,以卖布为业,客居于泰安。他听说有个术士精通星命之学,便去问祸福。术士推算一番说:“你的运数很糟糕,应快快回家。”卖布的为之恐惧,带着钱财北归。他在途中遇到一个身穿短衣的人,像是差役,渐渐在一起交谈,便互相熟悉亲热起来。卖布的多次买来餐饮,招呼短衣人一起吃喝,短衣人甚为感激。卖布的问短衣人去办什么事,短衣人回答说:“准备到长清县去捉人。”卖布的问捉什么人,短衣人拿出公文,让他自己细看,公文上第一个写的就是卖布人自己的姓名。卖布人惊骇地说:“为什么抓我?”短衣人说:“我不是活人,而是嵩里山东四司的差役。想必是你的寿命到头了。”卖布人流着泪水求救。鬼差说:“我没办法。不过公文上名字很多,捉到一起还需要一些时日。你快回家处理后事,我最后招你,这就是我对交情的报答了。”不久,来到河边,河上桥梁已断,行人艰难地趟水过河。鬼差说:“你要死啦,一文钱也带不走。请马上建一座桥来方便行人,虽然花费许多钱财,但对你未必没有一点儿好处。”卖布的深以为然。
 
卖布的回家后告诉妻子准备棺材衣物,又限期招集工匠修建新桥。过了多日,鬼差始终没来,卖布的心里暗生疑虑。一天,鬼差忽然前来说:“我已经把建桥的事上报城隍,城隍已经转达阴司,阴司说这一件事可以延长寿命。如今公文上的名字已经除掉,我特意告诉你一声。”卖布的高兴地表示感谢。后来,卖布的又来到泰山,他念念不忘鬼差的恩德,恭敬地烧化纸钱,喊着鬼差的名字加以祭奠。刚出庙门,只见鬼差匆忙走来说:“你几乎害了我!幸亏东四司的长官刚才正在办公,不知此事,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送了卖布的几步,说:“以后你别再来。如果我有事到北边去,自然会绕道前去拜访。”便告别离去。
 
【点评】
 
《布客》写一个布商得知自己的死期后,听从了勾死鬼卒的建议,建桥做好事,于是延续了自己的生命。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一直缺乏感恩国家,服务社会的观念。所谓慈善,大都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出发,即“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虽然鬼卒的建议出发点是“子行死矣,一文亦将不去”,但是在旧的年代的确可以唤醒天下痴人,从利害得失的角度推动慈善事业的发展。不过在进入现代的公民社会后,中国人的慈善观念应该与时俱进。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