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生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莱州秦生,制药酒,误投毒味,未忍倾弃,封而置之。积年馀,夜适思饮,而无所得酒。忽忆所藏,启封嗅之,芳烈喷溢,肠痒涎流,不可制止。取盏将尝,妻苦劝谏,生笑曰:“快饮而死,胜于馋渴而死多矣。”一盏既尽,倒瓶再斟,妻覆其瓶,满屋流溢,生伏地而牛饮之。少时,腹痛口噤,中夜而卒。妻号泣,为备棺木,行入殓矣。次夜,忽有美人入,身长不满三尺,径就灵寝,以瓯水灌之,豁然顿苏。叩而诘之,曰:“我狐仙也。适丈夫入陈家窃酒醉死,往救而归。偶过君家,彼怜君子与己同病,故使妾以馀药活之也。”言讫,不见。
 
余友人丘行素贡士,嗜饮。一夜思酒,而无可行沽,辗转不可复忍,因思代以醋。谋诸妇,妇嗤之。丘固强之,乃煨醯以进。壶既尽,始解衣甘寝。次日,夫人竭壶酒之资,遣仆代沽。道遇伯弟襄宸,诘知其故,固疑嫂不肯为兄谋酒。仆言:“夫人云:‘家中蓄醋无多,昨夜已尽其半,恐再一壶,则醋根断矣。’”闻者皆笑之。不知酒兴初浓,即毒药犹甘之,况醋乎?亦可以传矣。
 
【翻译】
 
莱州人秦生,炮制药酒的时候,错下了有毒的配料,舍不得倒掉,封好存放起来。过了一年多,秦生夜里想喝酒,可哪里都找不到酒。他忽然想起存放的毒酒,启封后一闻,浓烈的酒香喷薄而出,馋得他肚子发痒,口水直流,无法控制。秦生拿过酒杯,准备喝点儿,妻子苦苦劝阻,秦生笑着说:“痛饮而死,比让酒馋死渴死强多了。”一杯喝完,再拿瓶子倒酒,妻子把酒瓶推倒,屋里满地淌酒,秦生便趴在地上像牛一样地大喝特喝。不多时,秦生肚子疼痛,不能说话,半夜里便一命呜呼了。妻子连哭带号,备好棺材,准备入殓。第二天夜里,忽然有一位身高不满三尺的美女走了进来,她直接走到停尸的厅堂里,用碗里的水给秦生灌下去,秦生顿时复活。夫妻叩头感谢,问美女是谁,美女说:“我是狐仙。刚才我丈夫到陈家偷酒喝,醉死在那里,我去救他回来。偶然路过你家,他怜悯你与他同病,所以让我用剩下的药把你救活。”说罢消失不见了。
 
我的朋友贡士丘行素,嗜好喝酒。一天夜里想喝酒却无处去买,急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便想以醋代酒。他跟妻子商量,妻子笑话他。他再三逼妻子把醋拿来,妻子只好把醋烫好端来。他喝完一壶醋,才脱了衣服,安然睡去。第二天,妻子拿出一壶酒的钱打发仆人去买酒,半路上遇到丘行素的叔伯弟弟丘襄宸,丘襄宸问清缘由,便怀疑嫂子不肯为哥哥买酒。仆人说:“夫人说:‘家中存的醋本来不多,昨天夜里已喝掉一半,如果再喝一壶,恐怕醋根就断了。’”听了这话的人都觉好笑。岂不知在酒兴正浓时连毒药都甘之如饴,何况是醋?这事也可以流传一时了。
 
【点评】
 
什么是瘾?瘾是一种过度的无法自我控制的嗜好。
 
这篇作品就写了两则读书人嗜酒而苦于无酒的窘态。前者是秦生“夜适思饮,而无所得酒”,竟然“饮鸩止渴”。后者是丘行素“夜思酒,而无可行沽,辗转不可复忍”,于是“代以醋”。天亮后夫人派仆人去买酒,其本意倒不是为了丘行素可以再喝酒,而是预防丘行素再以醋代酒,把家里做菜用的醋喝光了,其心思令人绝倒。
 
前者大概纯为蒲松龄编造的故事,有些夸张。狐狸的出现,颇有“故事不够,狐狸相凑”的味道。后者则是蒲松龄友人的实事,是现实生活的趣谈。
 
比较而言,现实生活中的实例远较编造的故事更有生活的情趣,附则远较正文更优。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