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钱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滨州一秀才,读书斋中。有款门者,启视,则皤然一翁,形貌甚古。延之入,请问姓氏。翁自言:“养真,姓胡,实乃狐仙。慕君高雅,愿共晨夕。”秀才故旷达,亦不为怪,遂与评驳今古。翁殊博洽,镂花雕缋,粲于牙齿,时抽经义,则名理湛深,尤觉非意所及。秀才惊服,留之甚久。
 
一日,密祈翁曰:“君爱我良厚。顾我贫若此,君但一举手,金钱宜可立致。何不小周给?”翁嘿然,似不以为可。少间,笑曰:“此大易事。但须得十数钱作母。”秀才如其请。翁乃与共入密室中,禹步作咒。俄顷,钱有数十百万,从梁间锵锵而下,势如骤雨。转瞬没膝,拔足而立,又没踝。广丈之舍,约深三四尺已来。乃顾语秀才:“颇厌君意否?”曰:“足矣。”翁一挥,钱即画然而止。乃相与扃户出。
 
秀才窃喜,自谓暴富。顷之,入室取用,则满室阿堵物皆为乌有,惟母钱十馀枚,寥寥尚在。秀才失望,盛气向翁,颇怼其诳。翁怒曰:“我本与君文字交,不谋与君作贼!便如秀才意,只合寻梁上君交好得,老夫不能承命!”遂拂衣去。
 
【翻译】
 
滨州有一位秀才,在书斋读书。听见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翁,样子和风度古雅不凡。秀才把老翁迎接到屋里,请问他的姓名。老翁自称:“我叫胡养真,实际是个狐仙。仰慕你高雅的情怀,愿意与你朝夕来往。”秀才本来心胸旷达,也就不以为怪,便与老翁评古论今。老翁的学识非常广博,文辞华丽如雕镂繁花彩饰锦绣,谈吐秀雅如百花炫丽口齿生花;有时阐发经义,辨别名物与道理也很深刻,更使人觉得望尘莫及。秀才惊叹佩服,留老翁住了很长时间。
 
有一天,秀才悄悄乞求老翁说:“你对我厚爱有加。但是我如此贫困,而你只要举手之劳,金钱马上可以到手。为什么不周济我一点?”老翁沉默无言,似乎很不赞成。停了一会儿笑着说:“这是很容易的事。只是需要十几枚钱作本钱。”秀才如言照办。于是老翁与秀才一起走进密室,口念咒诀,迈步作法。不一会儿,有数十百万枚钱从房梁间“叮叮当当”地落了下来,势如暴雨倾泻。转眼间钱没了膝盖,拔出脚来站在钱上,钱又没了脚踝。一丈见方的屋子堆了大约三四尺厚的钱。于是老翁看了看秀才说:“你还满意吗?”秀才说:“够了。”老汉把手一挥,顿时停止落钱,便与秀才锁上门出来了。
 
秀才暗暗高兴,以为自己陡然暴富起来。一会儿,秀才到密室去拿钱花,只见满屋子的钱都化为乌有,只有十多枚本钱,还稀稀落落地剩在那里。秀才大失所望,怒气冲冲地去找老翁,埋怨他欺骗自己。老翁生气地说:“我与你本来是文字之交,不想和你一起做贼!假如要合你的意,只有去找梁上君子做朋友才成,老夫不能遵命!”说罢,一甩袖子离去了。
 
【点评】
 
本篇中的狐翁无疑是《聊斋志异》中道德学问最为卓异的狐狸了,它自称“狐仙”,当之无愧。与他交往的滨州秀才不仅旷达,学问也博洽非凡。可是由于贫穷,秀才有点想入非非,希望狐狸能够给他点意外的钱财,没想到受到狐狸的戏弄和义正词严的训斥乃至绝交了。
 
作品可能带有自嘲的意味。因为蒲松龄在穷困潦倒之际也曾异想天开希冀得到意外之财。请看他的《金菊对芙蓉·甲寅辞灶作》:“倘上方见帝,幸代陈词:仓箱讨得千钟黍,从空坠万铤朱提。”秀才的尴尬和无奈,可能反映了蒲松龄一时的自我戏谑。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