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氏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直隶有巨家,欲延师。忽一秀才,踵门自荐。主人延入,词语开爽,遂相知悦。秀才自言胡氏,遂纳贽馆之。胡课业良勤,淹洽非下士等。然时出游,辄昏夜始归,扃闭俨然,不闻款叩而已在室中矣。遂相惊以狐。然察胡意固不恶,优重之,不以怪异废礼。
 
胡知主人有女,求为姻好,屡示意,主人伪不解。一日,胡假而去。次日,有客来谒,絷黑卫于门。主人逆而入。年五十馀,衣履鲜洁,意甚恬雅。既坐,自达,始知为胡氏作冰。主人默然,良久曰:“仆与胡先生,交已莫逆,何必婚姻?且息女已许字矣。烦代谢先生。”客曰:“确知令爱待聘,何拒之深?”再三言之,而主人不可。客有惭色,曰:“胡亦世族,何遽不如先生?”主人直告曰:“实无他意,但恶非其类耳。”客闻之怒,主人亦怒,相侵益亟。客起抓主人,主人命家人杖逐之,客乃遁,遗其驴。视之,毛黑色,批耳修尾,大物也。牵之不动,驱之则随手而蹶,喓喓然草虫耳。
 
主人以其言忿,知必相仇,戒备之。次日,果有狐兵大至,或骑或步,或戈或弩,马嘶人沸,声势汹汹。主人不敢出。狐声言火屋,主人益惧。有健者,率家人噪出,飞石施箭,两相冲击,互有夷伤。狐渐靡,纷纷引去。遗刀地上,亮如霜雪,近拾之,则高粱叶也。众笑曰:“技止此耳!”然恐其复至,益备之。明日,众方聚语,忽一巨人,自天而降,高丈馀,身横数尺,挥大刀如门,逐人而杀。群操矢石乱击之,颠踣而毙,则刍灵耳。众益易之。狐三日不复来,众亦少懈。主人适登厕,俄见狐兵,张弓挟矢而至,乱射之,集矢于臀。大惧,急喊众奔斗,狐方去。拔矢视之,皆蒿梗。如此月馀,去来不常,虽不甚害,而日日戒严,主人患苦之。
 
一日,胡生率众至。主人身出,胡望见,避于众中。主人呼之,不得已,乃出。主人曰:“仆自谓无失礼于先生,何故兴戎?”群狐欲射,胡止之。主人近握其手,邀入故斋,置酒相款。从容曰:“先生达人,当相见谅。以我情好,宁不乐附婚姻?但先生车马、宫室,多不与人同,弱女相从,即先生当知其不可。且谚云:‘瓜果之生摘者,不适于口。’先生何取焉?”胡大惭。主人曰:“无伤,旧好故在。如不以尘浊见弃,在门墙之幼子,年十五矣,愿得坦腹床下。不知有相若者否?”胡喜曰:“仆有弱妹,少公子一岁,颇不陋劣。以奉箕帚,如何?”主人起拜,胡答拜。于是酬酢甚欢,前隙俱忘。命罗酒浆,遍犒从者,上下欢慰。乃详问里居,将以奠雁,胡辞之。日暮继烛,醺醉乃去。由是遂安。
 
年馀,胡不至。或疑其约妄,而主人坚待之。又半年,胡忽至。既道温凉已,乃曰:“妹子长成矣。请卜良辰,遣事翁姑。”主人喜,即同定期而去。至夜,果有舆马送新妇至,奁妆丰盛,设室中几满。新妇见姑嫜,温丽异常,主人大喜。胡生与一弟来送女,谈吐俱风雅,又善饮,天明乃去。新妇且能预知年岁丰凶,故谋生之计,皆取则焉。胡生兄弟,以及胡媪,时来望女,人人皆见之。
 
【翻译】
 
直隶有一个大户人家,想请一位先生。有一天,忽然一位秀才登门自荐。主人把他请进屋内,这位秀才谈吐爽朗,两人谈得很愉快。秀才自称姓胡,主人就聘请胡生为先生。胡生教书十分勤勉,学识渊博,不是那种凡庸的读书人。但胡生常常出游,有时半夜才归来,虽然门关得好好的,也听不见叩门声,他已在室内了。主人很惊诧,以为一定是狐狸。但看到胡生并无什么恶意,因此还是给他优厚的礼遇,并不因为怪异而有失礼仪。
 
胡生知道主人有个女儿,就向主人求亲,多次暗中示意,主人假装不知。有一天,胡生告假离去。第二天,有位客人前来拜访,将一头黑驴拴在门中。主人将客人请进门。这位客人年约五十多岁,衣帽整洁,态度非常安详文雅。客人入座后,说明来意,才知道是为胡生做媒来的。主人沉默不语,过了好久才说:“我和胡先生已是莫逆之交,何必非要联姻呢?况且小女已经许给别人。请代向胡先生表示歉意。”客人说:“确确实实知道令爱正待聘闺中,您何必如此坚持拒绝呢?”他再三恳求,主人就是不答应。客人很尴尬,说:“胡先生也是世家出身,难道就比不上您吗?”主人于是直言不讳地说:“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厌恶他不是人类。”客人听了大怒,主人也大怒,互相辱骂,越来越厉害。客人起身抓主人,主人则命令家人拿木棍驱赶他,客人于是逃走,把驴子丢下了。仔细一看,这驴遍身黑毛,长着尖尖的耳朵,长长的尾巴,是个庞然大物。可是牵它不动,推它一下,随手就倒地了,变成一只鸣叫的草虫。
 
主人从客人那愤怒的言词,知道他们会来报复,就让家人加强戒备。第二天,果然有狐狸兵大批涌入,有骑兵,有步兵,有的执戈,有的挽弓,人喊马嘶,气势汹汹。主人吓得不敢出门。狐兵扬言要烧房子,主人更加恐惧。有个健勇的家人,率领众家丁呐喊冲出去,投石放箭,双方激战,互有损伤。狐兵渐渐抵抗不住,纷纷退去。战刀遗落在地上,亮如霜雪,走近拾起来一看,竟是些高粱叶子。众人笑道:“能耐也不过如此啊!”但是,担心狐兵再来,于是更加戒备。第二天,众人正聚在一起说话,忽然有一个巨人从天而降,有一丈多高,有好几尺宽,挥舞一口门扇一样的大刀,追着人砍杀。众家丁用石块、弓箭胡乱地打向他,巨人倒地而死,原来是个殡葬用的稻草人。众人更觉得打败狐兵很容易。狐兵有三天没来,众人的戒备也就稍稍懈怠了些。这一天,主人正好上厕所,猛然看见狐兵张弓携箭来到,乱箭齐发,都射到主人的臀部上。他大为惊惧,急忙喊众家丁迎战,狐兵这才退去。拔下臀部的箭一看,原来是些蒿草的梗子。就这样,双方相持一个多月,狐兵来去无常,虽然造不成大伤害,但天天警戒着,主人感到很苦恼。
 
一天,胡生率领狐兵来到。主人亲自出门迎战,胡生看见后,便隐身于众狐兵之中。主人呼唤他出来,不得已,他才走出来。主人说:“我自己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先生的行为,为什么要刀兵相见呢?”狐兵要射主人,胡生制止了他们。主人走上前,握住胡生的手,邀他到原来的书房,置办酒菜款待他。主人从容地说:“先生是位通情达理的人,肯定能谅解我。凭我们二人深厚的交情,能不愿和你结为姻亲吗?但是先生的车马、住宅,多和人类不同,让我的女儿跟从你,你想必也知道是不妥当的。而且谚语道:‘强扭的瓜不甜。’先生为什么这样做呢?”胡生非常羞惭。主人说:“没事,我们以前的关系依然保留。如果不嫌弃我们尘世之人浊俗的话,我还有个小儿子,今年十五岁了,愿意到你府上当东床快婿。不知有没有年貌相当的小姐和他匹配?”胡生高兴地说:“我有个小妹,比令郎小一岁,品貌相当不错。她侍候你的公子,怎么样?”主人听罢,起身拜谢,胡生还拜主人。于是二人饮酒畅叙,十分欢洽,前嫌尽释。主人又命设酒宴,犒劳胡生的部下,上上下下都很欢乐快慰。主人打算详细询问胡生的地址,准备来日好去定亲,胡生没有告诉主人。天色已晚,他们点上灯继续饮酒,一直饮到酩酊大醉,胡生才离开。从此,相安无事。
 
过了一年多,胡生没有再来。有人疑心胡生应允的婚约是假的,可是主人坚持等他。又过了半年,胡生忽然来了。寒暄了一番之后,他说:“我的小妹已经长大成人了。请选个良辰吉日,送她过来侍奉公婆吧。”主人很高兴,胡生和主人一起订好了婚期后辞去。这天夜晚,果然有车轿把新娘子送来了,嫁妆十分丰盛,把新房都快堆满了。新娘子拜见公婆,只见她非常美丽温柔,主人大喜。胡生和一个弟弟前来送新娘,兄弟二人谈吐都十分风雅,又都善于饮酒,直到天明才离去。新娘子还能预知每年的丰歉,所以家中经营生计,都听她的意见。以后,胡生兄弟和他们的母亲,常常来看望她,大家都见过他们。
 
【点评】
 
本篇小说情节相对简单,具有童话色彩。尤其狐兵进攻中骑的驴是“喓喓然草虫”,拿的大刀是“高粱叶”,射的箭是蒿子秆,请来的巨人竟然是稻草人,都令人忍俊不禁。
 
在《聊斋志异》中,人与狐发生浪漫的婚恋故事很多,但以人为一方,以狐为另一方,壁垒分明,身份明确,进行婚嫁的谈判,这是唯一的一篇。故可视作人狐婚恋的具有哲学意味的探讨。小说写主人请了一个狐狸做家庭教师,狐狸教师看上了东家的女儿,便派一个狐狸做媒求婚。主人拒绝了,狐狸教师恼羞成怒,率领狐兵前去闹事威胁。在互有胜负僵持之中,狐狸和人进行谈判。谈判中,主人明确说明了拒绝求婚的原因是因为狐狸:“车马、宫室,多不与人同。”但谈判的结果出人意料,主人虽然拒绝将女儿嫁给狐狸教师,却答应让儿子娶狐狸教师的妹妹,以此解决了狐狸“乐附婚姻”的愿望。
 
人可以娶狐女,但为什么不能把人的女儿嫁给狐狸呢?如果我们阅读《聊斋志异》中众多的人与狐狸的婚恋故事,确实是人可以娶狐女,但人的女儿绝不会接纳狐男。这一潜规则的背后隐藏着的汉民族的民俗心理,颇值得深思。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