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公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陕右某公,辛丑进士。能记前身。尝言前生为士人,中年而死。死后见冥王判事,鼎铛油镬,一如世传。殿东隅,设数架,上搭猪羊犬马诸皮。簿吏呼名,或罚作马,或罚作猪,皆裸之,于架上取皮被之。俄至公,闻冥王曰:“是宜作羊。”鬼取一白羊皮来,捺覆公体。吏白:“是曾拯一人死。”王检籍覆视,示曰:“免之。恶虽多,此善可赎。”鬼又褫其毛革。革已粘体,不可复动。两鬼捉臂按胸,力脱之,痛苦不可名状。皮片断裂,不得尽脱,既脱,近肩处犹粘羊皮大如掌。公既生,背上有羊毛丛生,翦去复出。
 
【翻译】
 
陕西某位先生,是顺治十八年的进士,能够回忆起前身的事情。曾经说他上辈子是个读书人,中年时死去。死后见到阎王判案,摆着大小油锅,一如世间所传说的。大殿的东角,安置着好几个架子,上面搭着猪、羊、狗、马等动物的皮。掌管名册的官吏来呼叫姓名,有的被罚托生为马,有的被罚托生当猪,每个人都裸露着身子,从架子上取下这种动物的皮披在身上。不一会儿,轮到这位先生了,只听阎王说:“这人应当做羊。”于是,小鬼取下一张白羊皮来,硬是往这个人身上套。管名册的官吏说:“这个人曾经救过一条人命。”阎王检查了一下册簿,看了看,指示说:“免了。他干的坏事虽多,这一善事可以赎罪过。”于是小鬼又往下扒羊皮。皮革已经粘到身上了,再也不好扒下来。两个小鬼抓住他的胳膊,按住他的胸口,使劲往下扒,这位先生痛苦得难以形容。羊皮被撕得一片一片的,还是难以全部剥光。后来羊皮扒下了,可靠近肩膀的地方,仍然有巴掌大的一块粘在那里。这位先生托生后,背上有羊毛丛生,剪掉之后还会长出来。
 
【点评】
 
按照佛教轮回的说法,所有众生皆在不断地转化。但转化之间的技术问题怎么解决呢,也就是人体是如何转化为其他动物的呢?最早进行文学方面探索的是唐传奇《玄怪录》中的《崔环》篇,“以大铁椎椎人为矿石”云云。这以后文学作品中说法不一,各唱各调,即使在《聊斋志异》中解决的办法也五花八门,大多是魂魄直接与托生的动物相结合,如卷一《三生》写刘孝廉被罚做马,便是鬼魂被鬼卒押着“行至一家,门限甚高,不可逾。方趦趄间,鬼力楚之,痛甚而蹶。自顾,则身已在枥下矣。但闻人曰:‘骊马生驹矣,牡也。’”本篇则是直接让人的魂魄披上动物的皮。
 
陕右某公“背上有羊毛丛生,翦去复出”。从生物学的角度解释大概是一种返祖现象,而这种返祖现象按现代遗传学又有两种解释:一是在物种形成期间已经分开的,决定某种形状所必需的两个或多个基因,通过杂交或其他原因又重新组合起来,于是该祖先性状得以重新表现;二是决定这种祖先形状的基因,在进化过程中早先被组蛋白为主的阻遏蛋白所封闭,但由于某种原因,产生出特异的非组蛋白,可与组蛋白结合而使阻遏蛋白脱落,结果被封闭的基因恢复了活性,又重新转录和翻译,从而表现出祖先的形状。“羊毛丛生”云云,也就是想象之词了。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