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公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东海古迹岛,有五色耐冬花,四时不凋。而岛中古无居人,人亦罕到之。登州张生,好奇,喜游猎。闻其佳胜,备酒食,自棹扁舟而往。
 
至则花正繁,香闻数里,树有大至十馀围者。反复留连,甚慊所好。开尊自酌,恨无同游。忽花中一丽人来,红裳炫目,略无伦比。见张,笑曰:“妾自谓兴致不凡,不图先有同调。”张惊问何人,曰:“我胶娼也。适从海公子来。彼寻胜翱翔,妾以艰于步履,故留此耳。”张方苦寂,得美人,大悦,招坐共饮。女言词温婉,荡人神志,张爱好之。恐海公子来,不得尽欢,因挽与乱。女忻从之。
 
相狎未已,忽闻风肃肃,草木偃折有声。女急推张起,曰:“海公子至矣。”张束衣愕顾,女已失去。旋见一大蛇,自丛树中出,粗于巨筩。张惧,幛身大树后,冀蛇不睹。蛇近前,以身绕人并树,纠缠数匝,两臂直束胯间,不可少屈。昂其首,以舌刺张鼻。鼻血下注,流地上成窪,乃俯就饮之。张自分必死,忽忆腰中佩荷囊,有毒狐药,因以二指夹出,破裹堆掌中,又侧颈自顾其掌,令血滴药上,顷刻盈把。蛇果就掌吸饮。饮未及尽,遽伸其体,摆尾若霹雳声,触树,树半体崩落,蛇卧地如梁而毙矣。张亦眩莫能起,移时方苏,载蛇而归。大病月馀。疑女子亦蛇精也。
 
【翻译】
 
东海古迹岛长着五色的耐冬花,一年四季不凋谢。海岛自古就无人居住,岛上极难见到人。登州的张生生性好奇,喜爱游走打猎。他听说岛上的美景后,就准备了酒食,自己驾着小舟就去了。
 
到了岛上,那里鲜花盛开,香飘数里,有的树很粗,大到十几个人才能围抱过来。他流连忘返,非常惬意。又打开酒瓶,自斟自饮,只是遗憾身边没有一起游玩的伙伴。忽然间从花丛中走出一个美人来,红色衣裳炫人眼目,别的女子根本就无法相比。她见到张生,笑着说:“我自谓兴致不同凡响,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情调相同的人。”张生惊讶地询问女子是什么人,美人说:“我是胶州的女娼,刚从海公子那里来。他寻找胜景自在地漫游去了,我因为走不动,所以就留在这里了。”张生正苦于寂寞,如今遇上美人,非常高兴,便招呼美人坐在一起,一块儿喝酒。美人说话温柔婉转,令人神魂颠倒,张生非常喜欢她。张生担心海公子回来,不能尽情欢乐,于是拉着她与她交欢。美人也高兴地顺从他。
 
两人还没亲热完,忽然听到风“嗖嗖”吹来,草木也折倒发出响声。美人急忙推开张生爬起来,说道:“海公子到了。”张生束好衣带,愕然四顾,美人早已消失不见了。不一会儿,张生看见一条大蛇从树丛中爬出,比大桶还粗。张生非常恐惧,躲在大树后面,希望大蛇看不见他。大蛇爬到张生跟前,用身子把张生连同大树一起缠住,绕了好几圈,张生的两臂直直地被缠在胯骨上,一点儿也动不了。大蛇昂着头,用舌头刺张生的鼻子。张生的鼻子出血,流到地上成了一滩,大蛇就低着头喝地上的血。张生料到自己必死无疑,但忽然间想起腰中带有荷包,荷包中装着毒杀狐狸的药,于是用两个手指夹出,弄破纸包,把药末堆在手掌心中,然后又侧着脖子看着手掌,让血滴在药上,不大工夫就积了一把血。大蛇果然凑到掌心来吸血。没等吸完,大蛇就伸直了身子,摆着尾巴,发出犹如霹雳一般的声音,身子碰到树上,树干从中间崩裂,最后大蛇像根梁木一般躺在地上死了。张生头昏眼花站不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用船载着大蛇回去了。他大病一场,过了一个多月才好。怀疑那个女子也是个蛇精。
 
【点评】
 
《海公子》写登州张生孤身来到人迹罕至的海岛上探险赏花被蟒蛇缠身自救的故事。假如直叙其事,当然过于简单,于是中间夹写张生与一个穿红衣服的佳人发生风流故事,从而使故事变得香艳,添加了曲折。
 
张生被蟒蛇连人带树缠绕数匝,“两臂直束胯间,不可少屈”,危险已极,求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这对于接续故事构成严重挑战。但是蒲松龄迎接了挑战,写:“张自分必死,忽忆腰中佩荷囊,有毒狐药,因以二指夹出,破裹堆掌中,又侧颈自顾其掌,令血滴药上,顷刻盈把。蛇果就掌吸饮。饮未及尽,遽伸其体,摆尾若霹雳声,触树,树半体崩落,蛇卧地如梁而毙矣。”将张生的绝地反击活灵活现展示出来。在这些细节描写上,你不能不钦佩蒲松龄构思之巧妙和文字技巧之高超。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