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官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一

【原文】
 
朝天观道士某,喜吐纳之术。有翁假寓观中,适同所好,遂为玄友。居数年,每至郊祭时,辄先旬日而去,郊后乃返。道士疑而问之。翁曰:“我两人莫逆,可以实告:我狐也。郊期至,则诸神清秽,我无所容,故行遁耳。”又一年,及期而去,久不复返。疑之。一日忽至,因问其故。答曰:“我几不复见子矣!曩欲远避,心颇怠,视阴沟甚隐,遂潜伏卷瓮下。不意灵官粪除至此,瞥为所睹,愤欲加鞭。余惧而逃,灵官追逐甚急。至黄河上,濒将及矣。大窘无计,窜伏溷中。神恶其秽,始返身去。既出,臭恶沾染,不可复游人世。乃投水自濯讫,又蛰隐穴中,几百日,垢浊始净。今来相别,兼以致嘱:君亦宜引身他去,大劫将来,此非福地也。”言已,辞去。道士依言别徙。未几,而有甲申之变。
 
【翻译】
 
朝天观的道士某人,喜欢吐纳养生术。有一个老头儿借住在观中,恰好也同样喜欢这种养生法术,两人于是就成了道友。老头儿在观中住了几年,每年到了郊祭天地的时候,他就提前十来天离开道观,郊祭结束后再返回观里。道士对此很是疑惑,就问老头儿为什么要这样。老头儿说:“我们两人是莫逆之交,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是只狐狸。郊祭的日子一到,各路神仙就都会来清扫污秽,我便无处容身了,所以才自行逃走。”又过了一年,快到郊祭的日期时,老头儿又走了,但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返回观中来。道士的心里非常疑惑。一天,老头儿忽然来了,道士就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返回。老头儿回答说:“我几乎见不到先生了!我先前本想去远远地躲藏起来,但心里感到很倦怠,看到阴沟里很是隐蔽,于是就潜伏在阴沟入口的瓮下面。没想到王灵官打扫到这里,一眼就看见了我,他生气地想要用鞭打我。我害怕地逃走,灵官神在后面追赶得很紧。我跑到黄河边上时,眼看灵官神就要追上来了,万般无奈,我就窜进厕所里面趴着。神灵嫌这地方太肮脏,才返身离去。我从那里面出来,身上沾染上了恶臭,不能再在人世间出没了。于是,我跳进水里,清洗自己的身体,洗完后又隐居在洞穴里,过了将近一百天,污垢才除尽。今天我来是和你告别的,同时,告诉你几句话:先生也应该离开这里到其他地方去隐居,大的劫难即将来临,这里不是安乐之地。”说完,老头儿告辞而去。道士听从了老头儿的话,搬迁到别的地方去了。没过多久,就发生了明朝覆灭的甲申之变。
 
【点评】
 
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中,由于皇权神授、天人感应的观念深入民心,所以老百姓认为皇帝祭祀天地的行为也得到上天的护佑和维护。北京的朝天观既然是皇帝与百官预习礼仪的地方,“郊期至,则诸神清秽”,包括狐狸精在内的妖魔鬼怪自然在清除之列。故事正是依托于这个民间传闻而展开。
 
明崇祯十七年(1644),按照中国天干地支纪年为甲申年。这一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进入北京,明朝灭亡,史称甲申之变。同年,清兵亦入京。由于朝代的更迭在中国历史上堪称是天崩地裂的变革,这给老百姓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心理上都带来了剧烈的震动,甚至颠覆。这篇作品通过寄居京城的狐狸之口从侧面反映了这一重大事件。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