荍中怪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一

【原文】
 
长山安翁者,性喜操农功。秋间荍熟,刈堆陇畔。时近村有盗稼者,因命佃人乘月辇运登场。俟其装载归,而自留逻守,遂枕戈露卧。目稍瞑,忽闻有人践荍根,咋咋作响。心疑暴客,急举首,则一大鬼,高丈馀,赤发[生僻字]须,去身已近。大怖,不遑他计,踊身暴起,狠刺之。鬼鸣如雷而逝。恐其复来,荷戈而归。迎佃人于途,告以所见,且戒勿往,众未深信。越日,曝麦于场,忽闻空际有声,翁骇曰:“鬼物来矣!”乃奔,众亦奔。移时复聚,翁命多设弓弩以俟之。翼日,果复来。数矢齐发,物惧而遁。二三日竟不复来。麦既登仓,禾 杂遝,翁命收积为垛,而亲登践实之,高至数尺。忽遥望骇曰:“鬼物至矣!”众急觅弓矢,物已奔翁,翁仆,龁其额而去。共登视,则去额骨如掌,昏不知人。负至家中,遂卒。后不复见。不知其何怪也。
 
【翻译】
 
长山县有个姓安的老头儿,平素喜欢干农活儿。一年秋天种的荞麦熟了,收割完毕后就堆放在田陇边上。当时邻近村子里有偷庄稼的,安老头儿因此让长工们乘着月光连夜把庄稼装车运往场上。等他们装车回去,他独自留下来巡逻,头枕着长矛在露天地里休息。他两眼刚刚闭上,忽然听到有人踩着荞麦根发出“咔咔”声。他心里怀疑是来了偷庄稼的,急忙抬头察看,只见一个一丈多高的大鬼,长着红红的头发,乱蓬蓬的胡子,离自己已经很近了。老头儿大吃一惊,顾不上想别的,猛地纵身跃起,对着那鬼狠命一刺。鬼发出一声打雷般的嚎叫后就消失了。老头儿怕鬼再来,就扛着长矛往家走。他在半路上碰见了前来的长工们,告诉了他们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并且劝他们不要再去了,但长工们都半信半疑。过了一天,大家正在场上晾晒荍麦,忽然听见半空中有响声,安老头儿吓得大喊道:“鬼来了!”撒腿就跑,众人也跟着他奔跑。过了一会儿,大家又聚集在了一起,老头儿让大家多准备些弓箭,以防大鬼再来。第二天,鬼果然又来了。大家数箭齐发,那鬼惊怕地逃走了。这以后有两三天竟没有再来。荞麦打完后收进了谷仓中,场上满是杂乱的麦秸,老头儿让长工们收拾起来堆成麦秸垛,自己亲自爬上去用脚把它踏实,麦秸垛离地有几尺高。忽然,他远望空中又大声惊呼:“鬼来了!”众人急忙去找弓箭,但这时大鬼已经扑向了老头儿,将他扑倒,咬掉他的前额就逃走了。长工们爬上麦垛顶一看,老头儿的头上被咬去了巴掌大的一块额骨,已经昏迷不省人事。大家急忙把他背到家里,不久就死了。以后,那个鬼再也没有出现。不知究竟是什么妖怪。
 
【点评】
 
荍就是荞麦。荍中怪,就是“荞麦地里的怪物”的意思。但到底是什么怪物?小说没有明说,也没有说明的打算。来无影,去无踪,扑朔迷离,神乎其神,小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长山安翁与荍中怪是人同不明生物之间的带有军事意义的斗争,不幸,长山安翁在同荍中怪的斗争中成为失败者。为什么失败了呢?原因是那个荍中怪太狡猾,它对长山安翁采取了所谓的“游击战术”。长山安翁与荍中怪有四次较量:第一次,长山安翁取得了胜利,荍中怪失败了。因为长山安翁有武器——戈——防身,而且长山安翁首先发现了对方,突然进攻,“踊身暴起,狠刺之”。第二次,长山安翁全身而退,因为还是他提前发现了荍中怪,并且有路可逃。第三次,长山安翁有防备,有众人保护,还有弓矢作为防御武器,得以击退荍中怪。但第四次,大概长山安翁有点疏忽了,他孤身登上荞麦垛顶,既脱离了众人,又没有带随身武器,且无路可逃,于是被荍中怪钻了空,死于非命。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