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人语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一

【原文】
 
长安士方栋,颇有才名,而佻脱不持仪节。每陌上见游女,辄轻薄尾缀之。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见一小车,朱茀绣[巾+宪] ,青衣数辈,款段以从。内一婢,乘小驷,容光绝美。稍稍近觇之,见车幔洞开,内坐二八女郎,红妆艳丽,尤生平所未睹。目眩神夺,瞻恋弗舍,或先或后,从驰数里。忽闻女郎呼婢近车侧,曰:“为我垂帘下。何处风狂儿郎,频来窥瞻!”婢乃下帘,怒顾生曰:“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妇归宁,非同田舍娘子,放教秀才胡觑!”言已,掬辙土飏生。
 
生眯,目不可开。才一拭视,而车马已渺。惊疑而返,觉目终不快。倩人启睑拨视,则睛上生小翳。经宿益剧,泪簌簌不得止。翳渐大,数日厚如钱,右睛起旋螺,百药无效。懊闷欲绝,颇思自忏悔。闻《光明经》能解厄,持一卷,浼人教诵。初犹烦躁,久渐自安。旦晚无事,惟趺坐捻珠。持之一年,万缘俱净。忽闻左目中小语如蝇,曰:“黑漆似,叵耐杀人!”右目中应云:“可同小遨游,出此闷气。”渐觉两鼻中,蠕蠕作痒,似有物出,离孔而去。久之乃返,复自鼻入眶中。又言曰:“许时不窥园亭,珍珠兰遽枯瘠死!”生素喜香兰,园中多种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问。忽闻其言,遽问妻:“兰花何使憔悴死?”妻诘其所自知,因告之故。妻趋验之,花果槁矣。大异之。静匿房中以俟之,见有小人自生鼻内出,大不及豆,营营然竟出门去。渐远,遂迷所在。俄,连臂归,飞上面,如蜂蚁之投穴者。如此二三日。又闻左言曰:“遂道迂,还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启门。”右应云:“我壁子厚,大不易。”左曰:“我试辟,得与而俱。”遂觉左眶内隐似抓裂。有顷,开视,豁见几物。喜告妻。妻审之,则脂膜破小窍,黑睛荧荧,才如劈椒。越一宿,幛尽消。细视,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两瞳人合居一眶矣。生虽一目眇,而较之双目者,殊更了了。由是益自检束,乡中称盛德焉。
 
异史氏曰:乡有士人,偕二友于途,遥见少妇控驴出其前。戏而吟曰:“有美人兮!”顾二友曰:“驱之!”相与笑骋。俄追及,乃其子妇。心赧气丧,默不复语。友伪为不知也者,评骘殊亵。士人忸怩,吃吃而言曰:“此长男妇也。”各隐笑而罢。轻薄者往往自侮,良可笑也。至于眯目失明,又鬼神之惨报矣。芙蓉城主,不知何神,岂菩萨现身耶?然小郎君生辟门户,鬼神虽恶,亦何尝不许人自新哉!
 
【翻译】
 
长安有个书生,名叫方栋,很有些才华和名气,但是为人很轻佻不守规矩。每次外出在路上遇见出来游玩的女子,就轻薄地尾随着人家。一年清明节前的一天,他信步走到了城郊,看见一辆小车,上面挂着红色的车帘和绣花的帷幔,几个青衣丫环骑着马慢慢跟随在车子后面。其中有一个丫环,骑着一匹小马,容貌异常秀美。方栋稍稍靠上前去偷看,只见车帘大开,里面坐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盛妆打扮,分外艳丽,更是他有生以来未曾见过的美人儿。方栋只觉得眼花缭乱,心神难控,便恋恋不舍地追着看那个姑娘,一会儿赶在车前,一会儿又落在车后,跟着跑了好几里路。忽然间听到车内的姑娘把丫环叫到了车边,对她说:“给我把车帘儿放下。哪里来的轻狂小子,老是来偷看!”丫环于是放下车帘,怒气冲冲地对方栋说:“这是芙蓉城七郎子的新娘,要回娘家探视,不是一般庄户人家的媳妇,岂能随便叫你这秀才乱看!”说完这话,就从车辙沟里抓了一把土朝方栋扬了过去。
 
方栋的眼睛顿时被眯住了,睁也睁不开。等他揉揉眼睛再看时,车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惊又疑地回到家里,觉得眼睛总是不舒服。请人翻开眼皮察看,只见眼珠上长出了小膜。过了一夜以后,眼睛更加难受,眼泪簌簌地流个不停。眼里的小膜逐渐变大了,几天之内变得有铜钱那么厚,右眼珠上长起一个螺旋状的膜块,什么药都治不了。方栋懊丧气闷得要死,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很是后悔。听人说念《光明经》可以消灾解难,便拿来一卷经文,请人教他背诵。刚开始时,虽然诵着经,但心中还是觉得烦躁不安,可时间长了,便渐渐地安定下来。从此早晚无事,他就坐在那里盘腿捻着佛珠诵经。坚持了一年以后,方栋觉得万般杂念都排除干净了。有一天,他突然听见左眼里有像蚊蝇叫似的声音,说:“黑漆漆的,真是受不了了!”右眼里有个声音应声说道:“咱们可以一块儿自由自在地游逛一下,出出心里的闷气。”这时,方栋渐渐觉得两个鼻孔里像有虫子爬动一样地痒了起来,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从里面爬出来,离开鼻孔出去了。过了很长时间,那东西又回来了,仍旧从鼻孔爬进到眼眶里。又听见说:“这些日子没去花园看看了,珍珠兰怎么就都枯死了!”方栋平素很喜欢芬芳的兰花,所以在园子里种植了许多兰花,常常亲自去浇水培育,但自从双目失明以后,很久都没再过问它们了。他忽然听到这番话,就急忙问妻子:“为什么让兰花憔悴枯死了?”妻子追问他自己怎么知道兰花枯死了,方栋就把这其中的原因告诉了妻子。妻子立刻到园中去验证,兰花果然枯萎了。妻子觉得这件事儿非常奇怪,就静静地躲在屋子里等待那东西出现。一会儿,看见有两个小人儿从方栋的鼻孔里爬了出来,还没有豆粒大,竟然“嘤嘤”地叫着出了门,越走越远,也看不清到哪儿去了。过了一会儿,两个小人儿又手拉着手回来了,飞到了方栋的脸上,就像蜜蜂、蚂蚁回巢穴一样。这种情况连续出现了两三天。方栋又听见左眼里的小人儿说:“出去的这个隧道弯弯曲曲,来往实在不方便,不如咱们自己打通一扇门。”右眼里的小人儿应声说道:“挡着我的墙壁很厚,很不容易打通。”左眼的小人儿说:“我先试着打开一扇门,要是能打通道路,就和你一块儿用吧。”于是,方栋觉得左眼眶里隐隐地作痛,好像是被抓裂了一样。过了好一阵子,他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屋里的桌椅摆设。方栋欣喜地告诉了妻子。妻子仔细地端详他的眼睛,只见那层膜上破开了一个小洞,黑眼睛荧荧闪动,才露出半个花椒那么大的一点儿。过了一夜,左眼里的厚膜全部消失了。仔细一观察,里面竟有两个瞳仁,但是右眼里的螺旋膜还是和以前一样,他这才知道两个瞳仁里的小人儿合住在一个眼眶里了。方栋虽然瞎了一只眼,但比有两只眼睛的人看得还清楚。从此方栋更加注意检点约束自己的行为,同乡里的人都称赞他品行高尚。
 
异史氏说:乡里有一个读书人,有一天同两位朋友走在路上,远远地望见一个少妇骑着毛驴走在他们前面。他便用戏弄的腔调说:“有位美人儿啊!”又回过头来对两位朋友说:“追上她!”于是,三人一块儿嬉笑着奔上前去。不一会儿追到了,才发现是他自己的儿媳妇。于是他内心羞愧,垂头丧气,默默地不再说什么了。他的朋友却假装不知道,还用很下流的话对那少妇评头品足。这读书人十分难堪,结结巴巴地说:“这是我家大儿子的媳妇。”两位朋友这才偷偷发笑,就此作罢。轻薄的人往往会自取侮辱,真是可笑的事啊!至于方栋眯眼失明,却是鬼神给他的惨重报应。那个芙蓉城主,不知是哪路神仙,难道是菩萨的化身吗?然而瞳仁里的小人儿为方栋活生生除去眼上的厚膜,说明鬼神虽然严厉,又何尝不许人悔过自新呢!
 
【点评】
 
这是一篇劝诫非礼勿视的故事。
 
作品中的士人方栋挺倒霉的,只不过是尾随着偷看芙蓉城七郎子的新娘子,便被弄成了“白内障”。后来他诚心改悔,诵读《光明经》,于是被赦免,恢复了视力。
 
为什么在《聊斋志异》中其他轻狂的男子追女人的行为被视为浪漫,而方栋独独受惩呢?原因大概有三个方面:其一,方栋不是情有独钟,而是滥情轻薄;其二,他偷窥的是身份高贵的仙人;其三,更重要的是,芙蓉城新妇是已婚的女性。
 
故事最精彩的地方是关于小瞳人的行为语言的描写,像“有小人自生鼻内出,大不及豆,营营然竟出门去。渐远,遂迷所在。俄,连臂归,飞上面,如蜂蚁之投穴者”;像“左目中小语如蝇,曰:‘黑漆似,叵耐杀人!’右目中应云:‘可同小遨游,出此闷气。’”状物传神,语言生动,很有童话色彩。
 
如果站在医学的角度,本篇又是那个时代关于眼疾“白内障”从病因到治疗的民间带有巫医性质的说明。不过,你可以视撒把土就让眼睛患“白内障”为虚诞,“白内障”又转变为重瞳为妄作,但你不能不佩服蒲松龄关于眼疾的精彩的文学表述!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