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城隍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一

【原文】
 
予姊丈之祖,宋公讳焘,邑廪生。一日,病卧,见吏人持牒,牵白颠马来,云:“请赴试。”公言:“文宗未临,何遽得考?”吏不言,但敦促之。公力疾乘马从去,路甚生疏。至一城郭,如王者都。移时入府廨,宫室壮丽。上坐十馀官,都不知何人,惟关壮缪可识。檐下设几、墩各二,先有一秀才坐其末,公便与连肩。几上各有笔札。俄题纸飞下。视之,八字,云:“一人二人,有心无心。”二公文成,呈殿上。公文中有云:“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诸神传赞不已。召公上,谕曰:“河南缺一城隍,君称其职。”公方悟,顿首泣曰:“辱膺宠命,何敢多辞。但老母七旬,奉养无人,请得终其天年,惟听录用。”上一帝王像者,即命稽母寿籍。有长须吏,捧册翻阅一过,白:“有阳算九年。”共踌躇间,关帝曰:“不妨令张生摄篆九年,瓜代可也。”乃谓公:“应即赴任,今推仁孝之心,给假九年。及期,当复相召。”又勉励秀才数语。二公稽首并下。秀才握手,送诸郊野。自言长山张某。以诗赠别,都忘其词,中有“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之句。
 
公既骑,乃别而去。及抵里,豁若梦寤。时卒已三日。母闻棺中呻吟,扶出,半日始能语。问之长山,果有张生,于是日死矣。后九年,母果卒。营葬既毕,浣濯入室而殁。其岳家居城中西门内,忽见公镂膺朱[巾+贲],舆马甚众,登其堂,一拜而行。相共惊疑,不知其为神。奔讯乡中,则已殁矣。
 
公有自记小传,惜乱后无存,此其略耳。
 
【翻译】
 
我姐夫的祖父宋焘先生,是县里的秀才。一天,他生病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一个官差拿着官府文书,牵着一匹额上生有白毛的马走上前来,说:“请先生去参加考试。”宋先生问:“主考的学政老爷没有来,怎么能突然举行考试呢?”官差并不回答,只是一再催促他起程。宋先生只好支撑着骑上马跟他去了,觉得所走的道路都十分陌生。不久,他们便来到一个城市,像是帝王居住的城市。一会儿,他们进了一座官府,但见宫殿十分巍峨壮丽。大堂上坐着十几个官员,这些人宋先生大都不认识,只知道其中一个是关羽关壮缪。堂下殿檐前放有几案、坐墩各两个,已经先有一个秀才坐在了下首,宋先生便挨着他坐下。每张桌子上都放着纸和笔。一会儿,殿堂上飞下一张写有题目的卷子来。宋先生一看,上面写着八个字:“一人二人,有心无心。”他们俩写完文章后,便把答卷呈交到殿上。宋先生的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有心去做好事,虽然是做了好事,但不应给他奖励;不是故意地做坏事,虽然做了坏事,也可以不给他处罚。”殿上各位官员一边传看一边不住地称赞。于是便把宋先生召上殿来,对他说:“河南那个地方缺一位城隍,你去担任这个职务很合适。”宋先生这才恍然大悟,一边叩头一边哭着说:“我蒙此重任,怎么敢推辞呢?但家中老母已经七十多岁了,无人奉养。请允许老母死了以后,再来听从调用。”堂上一个帝王模样的人,立即命令查看宋母的寿数。一个留着长胡须的官员,拿着记载人寿数的册子翻阅了一遍,说:“宋母还有阳寿九年。”各位官员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关圣帝君说:“不妨让那个姓张的秀才先代理九年,然后再让他去接任。”于是帝王模样的人对宋先生说:“本应让你立即上任,现在念你有仁孝之心,给你九年的假期。到时再召你前来。”接着又对张秀才说了几句勉励的话。两位秀才叩头谢恩,一起走下了殿堂。张秀才握着宋先生的手,一直把他送到郊外,并自我介绍说是长山人,姓张,又送给宋先生一首诗作临别留念,但宋先生把诗中大部分词句都忘掉了,只记得中间有“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两句。
 
宋先生上马后,便告别而去。他回到家中,就好像是从一场大梦中突然醒来一样。其时他已经死去三天了。宋母听见棺材里有呻吟声,急忙把他扶出来,过了半天,宋先生才能说出话来。他派人去长山打听,果然有个姓张的秀才,在那天死去了。过了九年,宋母真的去世了。宋先生将母亲安葬完毕,自己洗浴料理后进了屋子里就死了。宋先生的岳父家住在城中的西门里,这天忽然看见宋先生骑着装饰华美的骏马,身后跟随着许多车马仆役,进了内堂,向他拜别离去。全家人都很惊疑,不知道宋先生已经成了神。宋先生的岳父派人跑到宋先生的家乡去打听消息,才知道宋先生已经死了。
 
宋先生曾写有自己的小传,可惜经过战乱没有保存下来,这里记述的只是个大略情况。
 
【点评】
 
在繁复的《聊斋志异》的不同版本中,尽管收录的小说在数目、卷次、篇目排列的次序上有所差异,但有一点,那就是——《考城隍》无论是在蒲松龄的手稿本,还是在后人不同的编辑阶段,一直都是放在第一篇的位置上。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聊斋志异》的评论史上,评论者都非常重视它在《聊斋志异》中开篇的地位:何垠说:“一部书如许,托始于《考城隍》,赏善罚淫之旨见矣。”但明伦说:“一部大文章,以此开宗明义。”
 
在这篇小说中,蒲松龄不仅借濒死回生的故事讲述赏善罚淫的宗旨,更重要的是通过“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作恶,虽恶不罚”楬橥了衡量作品中人物的价值体系标准,从哲学和美学的层面表述了《聊斋志异》所展现的理念。“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一方面暗示了故事的非人间的环境,同时体现了作者悠然自得、昂然向上的胸襟。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贫困潦倒的生活中的达观从容,也可以理解为仕途不顺利境遇下的坚韧不拔,更可以理解为作者的胸襟怀抱——一种从容的生活态度。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